民族音乐歌曲联盟

浅谈二胡音色的美感

二胡讲堂2018-07-25 14:37:39

点击标题下「二胡讲堂」可快速关注



   美,是一种感受。通过视觉、听觉、味觉对客观事物或人物的外部形象、特征,进行品味和联想,所感知到的好的东西,就是美的感受。二胡是一种听觉艺术。对二胡美的感受在于它的音色、旋律和情感的表达方式及内含,通过这种听觉的感受,而产生联想,由形象思维进入到乐曲的内涵和意境,从而得到心理上美的感受。美感是形象性、思想性和社会性的统一。许多人喜欢二胡,是因为二胡的音色很美;有的人喜欢二胡,是喜欢二胡的韵味,以及二胡所表达出的丰富的情感。二胡艺术就是通过技术手段,根据乐曲的需要,加入情感的表达,进入乐曲的境界,使人感受到具有艺术内涵的美的享受。笔者将二胡音色的美感,分别从技巧之美、情感之美和意境之美三个方面来浅述。

1. 揉弦技巧之美。
        二胡发出的声音好听,源于二胡的基本音色。这是二胡区别于其它乐器的本质特色。如同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很好听,但这是没有经过声乐训练、加工、修饰的基本音色,声乐界内行称之为“本钱”。声音的音色好听,固然是一种先天性的、本质性的美,但它并不具备感染力,也没有艺术性的美感。二胡的基本音色只有经过技术处理、装饰和加工,才能具有更加丰富的表现力。二胡的揉弦技巧,就能起到对基本音色的加工、装饰、美化的作用。二胡的多种揉弦手法,就像给它的基本音色涂上丰富的色彩、穿上各种风格的服饰,使二胡音色具有技术性的美感音素。
        滚揉。滚动揉弦是通过手掌的上下运动及手指关节的曲伸,使指面在弦上微微滚动,以改变弦的长度,而发出的有规律的高低变化的音波。在所有的揉弦中,滚揉是二胡演奏中应用最多的,它的音色也是最美的。滚揉如同歌唱家的歌声,极富歌唱性,有很强的表现力。加之二胡的基本音色,与人声很接近,就像是民族唱法,非常悦耳动听。现代的揉弦技巧,汲取了小提琴的揉弦技法,而且将传统的以本音为中心,作略低于到略高于本音的滚动周期的平衡滚动,改进为从本音到略低于本音为一个滚动周期的不平衡揉弦,使其音色更加优美。许多二胡名家对滚揉的创新,将传统的揉弦技法与现代发展的揉弦技法结合起来,使揉弦也更具个性化,更有艺术特色。在演奏移植的提琴作品、现代流行乐曲和歌曲时,有了新的变化,进一步增强了二胡音色的美感和魅力。
        压揉。压揉是一种传统技法,它以手指按压琴弦改变弦的张力,使琴弦作一张一弛的振动,形成类似歌唱的音波。大幅度的压揉有一种特殊的韵味,所发出的音波具有激昂、宽广的粗旷美。而减小压揉的力度,减缓揉弦的频率,又会使音波产生若即若离的效果,有余音绕梁的味道。控制好压揉的力度和幅度,与滚揉的手法相结合,使滚揉增加弹性,则别有一番韵味,在演奏中得到广泛的应用。对于不便实现滚揉的小指来说,压揉或滚压结合的揉弦是必不可少的。
滑揉与抠揉。与以上两种揉弦技法相比,滑揉和抠揉运用的要少些。只是在乐曲特殊需要或表现地方风格的乐曲中使用。滑揉能够表现欢快的情绪,具有地方风情的诙谐美。抠揉能够表现悲戚的情绪,具有如泣如诉的凄凉美感。
        除揉弦技法,二胡的滑音也是丰富多彩的,上滑音、下滑音、回滑音、垫指滑音、大幅度的上下滑音等技法,从多角度、多层面对二胡的音色进行修饰,能够表现柔和、缠绵、轻快的美感,或者表现出哀怨、悲凉、悲愤的荡气回肠的美感。

2. 表现情感之美
        二胡揉弦的技巧,使其基本音色增添了美感的多种因素,或者说具备了表现美感的手段及形式。这种音素是分散的、独立的、纯技术性的。形式是为内容服务的,手段是达到目的的途经。要使这些形成美感的音素具有生命力,具有感人的表现力,还要把它们按照乐曲的要求组合起来,赋予它们感情的色彩,即演奏者将自己对乐曲的理解,进入到乐曲的情景之中,把自己的感受与想象,加载到演奏技巧中来。在这时,揉弦的技术就有了生命力,二胡的演奏技巧便渗透、融合到了旋律的情感之中,从而使二胡的音色具有了情感之美。悲欢离合皆有意,喜怒哀乐都是情。世间事物和人生命运所蕴含着的丰富的情感世界,为二胡多姿多彩的音色资源的开发运用,开辟了广阔天地,也成就了二胡音色所展现出的动人的美感画面。
        柔美。对于弓弦乐器来说,柔美是最能体现二胡特色的一种美感。柔美的音色善于表现自然和谐、诗情画意、愉悦欢快、亲切感人的情怀。优美的旋律、流畅的弓法、细腻柔和的滚揉,融汇到乐曲所要表达的美好情感之中,往往会让人感到赏心悦耳,浮想联翩。例如,《月夜》中的第一、二段乐曲,如行云流水般的旋律和音色,表现出一种月光下宁静安详的美感,这是一首中国风格的小夜曲。又如《江南春色》及《春诗》中的行板,用细腻轻柔的滚揉手法,展现出一派风光秀丽、美景如画的江南水乡风情,从而体现出一种清新、柔和、绮丽的美感。这是其他乐器所不能比拟的。
        壮美。二胡虽然是音量不很大的乐器,但用由弱到强的对比手法,仍可以表现宽广壮丽的美感。《三门峡畅想曲》的引子,表现出的黄河一泻千里的宏伟气势,也是毫不逊色。用大幅度的滚揉加压揉来表现《江南春色》中的广板乐段,使人有居高临下、俯瞰水乡全貌的感觉。《长城随想》中《烽火操》第五段,用宽阔饱满的连弓与强烈的揉弦,来表现宽阔、厚重的旋律及苍凉、悲壮的情感,犹如壮士出征前的号角,使人热血沸腾。把二胡的壮美情感表达的淋漓尽致。
       凄美。二胡又是一件善于表现忧怨情愁的乐器。运用压揉、抠揉的揉弦方法,能够出色地表达人的悲伤凄凉、如泣如诉的内心感情,呈现出一种凄美。著名的《江河水》就是一个经典之作。乐曲的引子和第一段,用交替出现的压揉、抠揉和不揉手法,将一个盼夫无归、悲伤绝望的女性的凄惨情感,表达的活灵活现。《汉宫秋月》中用压揉和迟到揉,把禁锢在皇宫深院的宫女们一生的愁怨与哀叹,诉说的让人酸心伤怀。
欢快之美。欢快愉悦的情绪也是一种美感。在歌颂新生活、新气象的乐曲中,用轻快的、歌唱性的揉弦,抒发了人们热爱生活,向往美好未来的心情,给人一种愉悦甜美的感受。这种流畅如歌的乐段在许多乐曲中都可见到。
        诙谐之美。诙谐之美如同喜剧小品中的笑料和包袱,令人开怀。这种诙谐活泼的乐段,其表现手法采用滑音、滑揉、颤弓、顿弓等技巧来实现。例如《赶集》中的快板首句同指滑音和下滑颤音;《喜看麦田千重浪》的第三段。特别是在山东、河南、陕西等地方风格的二胡曲中,活泼诙谐的乐句就更多了。用二胡表现出的诙谐,是一种另类的美感,它使二胡的表现力更加丰富多彩。
        悲愤之美。悲愤是人的内心世界中最激烈、最沉重的情感,如火山的喷发,如洪水的猛泻,给人以震撼,有撕心裂肺之感。二胡曲的代表作是刘天华先生的《悲歌》。强烈的、大幅度的揉弦,大跳把。下滑音等跳荡的旋律,释放出作者内心的激动与愤满。《二泉映月》中连续四个强烈的最高音“55553”乐句,把阿炳一生的悲愤情感表达的痛快淋漓。

3. 深入意境之美。
        在二胡表演中意境是最难表达的,运用闲熟的技巧可以表达乐曲的情感,但高层次的意境是不能直接表达的。意境是情感的升华,是深层次的内涵。它隐含于乐曲情感的背后,需要演奏者用形象思维在乐曲深层面去感受,去体悟,去挖掘,把情感的表达上升到意境的表达。我们用听觉可以感受乐曲的情调,如热烈的、欢快的、激动的、悲愤的、忧郁的,等等。这都是人的情绪的变化,也是一种感情的流露。这种情感可以用二胡演奏的各种技巧、掌握速度的快慢、控制音量的大小、调整力度的强弱来表达各种情绪的氛围。但光靠听觉却感受不到乐曲的境界。意境要靠心灵与乐曲沟通,用心去体验。意境的表达不但要有高超的技巧,还与个人的经历、学识、修养、想像力、创造力及悟性的高低有关。因此,意境的美感是高层次的、深层次的。这种意境之美,是看不见也摸不着的,很难用语言来表达,只能意会,无法言传。
        关于意境,赵寒阳先生有一篇专门论述的文章。他把意境区分为实境、幻境和虚境(禅境)三个层次。从实境到幻境,是演奏者从客观感受到形象思维的转化过程。上面所说的情感之美,也包含有从情绪的渲染到实境的转化成分。但只停留在这个对事物景象的联想过程,所流露出的情感,仍然是浅层次的。演奏者只有努力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不断增加生活和阅历的积累,广泛接触现实事物,了解历史知识,深化自己的学识,增强自己的悟性,才能够深层次地挖掘曲作者在音符和情感的背后所隐含着的内在的思想,通过演奏者的意念把它提升到艺术的最高境界。这就是赵寒阳先生所说的虚境、禅境了。
        实境是逻辑思维的映像,是对实际景物的联想。幻境是形象思维的产物,所幻化出的景象是超现实的。虚境(禅境)是超越思维而迸发出的意念,是随心所欲的一种境界。到了这个层次,演奏者就会忘记了自我,超越了自我,把自己的心灵完全融化在乐曲之中。演奏者就能做到琴人合一,琴心相映,音意交融。意念一动,琴音便从心中流淌,所有的技法、弓法、指法,都会随心而动,没有任何牵强挂碍,任凭意念的遐思自由驰骋。这样的境界是多么美妙

喜欢今天的内容就分享给更多琴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