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音乐歌曲联盟

配乐朗诵:袁晓川《外祖父和田野》(朗诵:袁青)

读书3692018-04-27 15:35:22

童年似故乡(系列散文之一)

外祖父和田野

作者:袁晓川  朗诵:袁青

深秋,庄稼已经收割,田野袒露出大地的本色,敞给人一片无遮的坦荡。

在高郎的蓝天之下,会让人从肩胛和腋下抖落出几许寒意来。那寒意夹杂着庄稼茬子甜润润的气息,悠悠弥荡。这时的阳光,似乎格外明丽,甚至带有几分妩媚,或在淡淡的秋霜上跳跃着晶莹,或为欢腾的麻雀投下一片惊掠的身影。而照在人的身上,则是暖暖的,宛似一种温厚的慈爱,或亲情的抚摸。

面对收获之后的秋野,我常常联想起我的外祖父。他一辈子没有离开过土地,是个很纯粹的农民。纯粹的农民历来是肩负沉重的,绝不是桃花源里的陶渊明,当然也没有采菊东篱,眺望南山的悠然情致。而‘’汗滴禾下土……粒粒皆辛苦‘’倒是千真万确的。

当年的外祖父,曾为村里的富人家打工,那时叫扛活。岁月打磨着年华,汗水积累了收成。多年以后,居然也置下了几亩薄地。土地对于农民,无论肥沃与贫瘠,只要是捧在自己的手里,都是一样的滚烫!全家十来口人,从此用犁铧蹚开了希望,用镰刀割回了温饱。

少小之时,只因亲情的眷恋,我常与父母不辞而别,只身从辽阳城里跑到那个叫沙岭台的乡下,i那里有外祖父和外祖母的家。那时,外祖父年事已高,而对田间劳作仍然不弃不舍,勤劳已形成他固有的品格。

在一个秋收时节,我跟随外祖父走进了田野,陪着他收割高粱,他的工具就是一把捏刀。那小小的捏刀,几乎是暗器般地藏于他的掌心,只见他挥舞手臂,左一下右一下,前一下后一下,极是敏捷而自如,精确而富于节奏。在我眼花缭乱,还不明究竟之时,那肥硕而红艳的高粱穗子,使嚓嚓地断了下来,像是附了魔法的火球,纷纷飞落在他的周围。一个劳作一生的农民之于田野,简直就是升华了的舞蹈,是诗画,是狂草大写意。犹如风之于竹林,雁之于天空,飞瀑之于峭壁,激情之于生命。我看见了老人家额头上有汗珠在闪动,那分明是他人生最欢愉的音符。

是的,我的外祖父,从未有过富贵,从未有过荣耀,更未有过什么权利。他的一生,普通得犹如田间的一把泥土。

我时常记起泥土一样的外祖父,那是收获之后的田野般的欣然与安详,包括阳光的温暖和旷野的坦荡。这应是一种人生的美好境界。


作者:袁晓川


袁晓川,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会员。出版小说集《草木一秋》、公安报告文学集《夜半呼救声》、长篇小说《纹身女人》。另有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在全国多种报刊杂志上发表。


朗诵嘉宾:袁青


袁青,辽阳广播电台退休主任播音员。


读名著、听音乐、品美文

给你不一样的视听新感觉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