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音乐歌曲联盟

一曲《清角》引发的自然灾害

箫亦琴社2018-06-17 06:58:09

一曲《清角》引发的自然灾害

       师旷,字子野,山西洪洞人,晋国大夫,是春秋时期富有传奇色彩的著名乐师。

       师旷博学多才,精通音乐,尤善弹琴。据传,著名的琴曲《阳春》、《白雪》等即是他的作品。师旷是一位盲人,所以他自称“盲臣”。他为何会目盲?相传有两种说法:第一说,他天生眼盲;第二说,他是为了专心一意追求音乐的最高境界,自己弄瞎了眼睛。我们不论这两种说法哪种正确,总之,他是一位伟大的盲人音乐家。到后来,他被神化成“音乐之神”、“顺风耳”的原型以及“瞎子算命”的祖师爷等,足见其影响之深远。相传,师旷曾到开封筑台演乐,其遗址“古吹台” 至今尚存于开封禹王台公园内,这也是迄今为止,全国仅剩的两座琴台之一。

       师旷不仅在音乐上取得了很大成就,而且见闻广博,才思敏捷,并能为国君解惑答疑,官至晋国的“太宰”。西汉刘向的《说苑》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晋平公和师旷闲聊时道:“你看,我今年都七十岁了,现在想要学习,恐怕已经晚了吧!”师旷说:“为什么不在夜晚点燃烛火呢?”晋平公不悦地说:“做臣子的怎么能够戏弄主公呢!”师旷说:“臣下怎么敢戏弄主公啊!只是我听说年少时好学,就如同清晨的朝阳;青年时好学,就如同正午的阳光;晚年时好学,就如同烛火将黑夜点亮。有烛火照明和在黑暗中摸索哪个更好呢?”晋平公说:“对啊!你说得很好啊!”

       除此之外,师旷还具有不畏权势的正直品格,能够正道直行,敢于劝谏。相传有一次晋平公和群臣一起饮酒,师旷也在座。正饮得痛快时,平公得意地说:“世间恐怕没有比做君主更快乐的事了,所有人都不敢违背他的旨意。”师旷听了这话,拿起琴便朝平公旁边撞去,晋平公连忙躲避,琴撞在墙壁上坏了。晋平公说:“太师撞谁?”师旷说:“刚才有个小人在大放厥词,所以我要撞他。”晋平公说:“说话的是我嘛。”师旷说:“不会吧!怎么会是您呢!这不是做君主之人该讲的话啊!”近侍要求处罚师旷,晋平公说:“赦免了他吧,我要把今天的事当做戒鉴。”

       在《琴史》中,还记载了一则师旷参加“国际”琴事交流活动的故事。相传,晋平公要为新建的王宫举行落成典礼。卫灵公听闻后,就率乐官前去祝贺。当灵公一行走到濮水时,天色已晚,便在河边扎营歇息。夜里,灵公隐隐听到有阵阵琴声传来,而且曲调凄美动听,不禁十分好奇,于是招来他的随行乐师师涓,命师涓将此琴曲记录下来。师涓领命而去,整整忙碌了一晚,才将乐曲记录了下来。灵公一行来到晋国,晋平公在新建的王宫里摆上丰盛的酒宴,热情地招待来宾。宴会上,卫灵公在观赏过晋国的歌舞后,便命师涓演奏从濮水边听到的那支曲子助兴。师涓弹奏出的曲调非常哀怨凄美,就在乐曲进行到一半时,师旷猛地起身,按住师涓的手,断然喝道:“停下吧!这是亡国之音,千万不能弹奏!”大家听师旷这么一说,十分吃惊。晋平公问道:“这曲子很好听啊,你怎么说它是亡国之音呢?”师旷从容说道:“这是商末乐师师延为无道暴君纣王所作的‘靡靡之音’。后来纣王被武王讨灭,师延自知助纣为虐害怕受到处罚,在走投无路时,抱着琴跳进濮水自尽了。所以,此曲一定是在濮水边听来的。此乐不吉,故此,不能让师涓弹奏这支曲子。”晋平公不以为然地说:“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我们现在演奏,又有什么妨碍呢?”便命师涓继续,弹完了那支曲子。弹完之后平公问师旷道:“请问太师,此曲如此哀怨悲凉,它叫什么名字?”师旷回答:“这就是所谓的《清商》。”平公又问:“《清商》是不是最美听的曲调?”师旷答曰:“不是,比它更美听的还有《清徵》。”晋平公道:“好啊,你来弹一曲《清徵》作为回礼吧!”师旷王命难违,只好坐下来弹奏《清徵》。当弹奏第一段时,便见有十六只玄鹤从远方冉冉飞来。当弹奏第二段时,这些玄鹤一边伸着脖颈鸣叫,一边排着整齐的队列展翅起舞。晋平公和参加宴会的宾客十分惊喜。曲终,晋平公激动地提着酒壶,离开席位边向师旷敬酒边问:“在人世间,大概没有比这《清徽》更优美的曲调了吧?”师旷答道:“不,它比不上《清角》。”晋平公喜不自禁地道:“那太好了,就请太师再奏一曲《清角》吧!”师旷急忙摇头道:“使不得!《清角》此曲非同一般!它是黄帝当年在西泰山上为了汇聚鬼神而作,怎能轻易弹奏?若是招来灾祸,就悔之莫及了!

另外,古代能够听《清角》的,都是德行贞绝的君主。大王的修养还不够好,不能听!”晋平公道:“哎!太师不必过虑。上古之事更加久远,怎能祸及现在呢?你弹来听听又有何妨?”师旷见晋平公一定要听,无可奈何,只好勉强从命,弹起了《清角》。当弹奏第一段时,人们见西北方天空上乌云滚滚而来。当弹奏第二段时,便有暴雨应声而至。当弹奏第三段时,但见狂风大作,这阵大风掀起了宫廷上的房瓦,撕碎了一幅幅帷幔,将各种祭祀的礼器也纷纷吹到地上打碎了。满堂的宾客吓得惊慌躲避,四处奔走。晋平公也吓得抱头鼠窜,趴在廊柱下,惊慌失色地喊道:“不要再奏《清角》了!”师旷停手,顿时风止雨退。然则晋国从此大旱三年,赤地千里。这也应了前面师旷对于此曲的判断。

       《琴史》中引用的这个故事最早出现在《左传》里,左丘明将这场“国际”间的琴事活动描写得如同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寓言故事读起来总是那么“过瘾”!有人从中读出了政治间的较量;有人读出了历史对于晋平公的贬谪;有人读出了师旷琴艺之高超;有人读出了古琴表现力之丰富,可是又有几人能读出大旱三年,赤地千里之中百姓的疾苦!

师   旷

       师旷,字子野,晋人也。生而失明,然博通前古,以道自将,谏诤无隐。或云,尝为晋太宰,晋国以治,盖非止于工师之流也。其于乐无所不通,休咎胜败,可以逆知。晋人闻有楚师,师旷曰:“不害,吾骤歌北风又歌南风,南风不竞,多死声,楚必无功。”已而果然。至于鼓琴,感通神明,万世之下,言乐者必称师旷。始卫灵公将之晋,舍于濮水之上。夜半闻鼓琴声,问左右,皆不闻。乃召师涓问其故,且曰:“其状似鬼神,为我听而写之。”师涓曰:“诺。”明日,曰:“臣得之矣,然未习也,请宿习之。”因复宿,明日报,曰:“习矣。”即去之晋,见平公,平公置酒于施惠之台。酒酣,灵公曰:“今者来闻新声请奏之。”即令师涓援琴鼓之。未终,师旷抚而止之曰:“此亡国之声,不可听。”平公曰:“曷知之?”师旷曰:“师延所作也。商纣为靡靡之乐。武王伐纣,师延东走,自投濮水而死。故闻此声必于濮水之上。”平公曰:“愿遂闻之。”师涓鼓而终之。平公曰:“此何声也?”师旷曰:“此谓《清商》乐者,不如《清徵》。”公使为《清徵》,一奏之,有玄鹤二八集于廊门;再奏之,延颈而鸣,舒翼而舞。平公大喜,问曰:“音无此最悲乎?”师旷曰:“不如《清角》。昔者黄帝以大合鬼神。今君德义薄,不足以听,听之将败。”平公曰:“愿遂闻之。”师旷不得已,援琴而鼓之。一奏之,有白云从西北起,再奏之,风至而雨随,飞堕廊瓦。左右皆奔走,平公恐惧。晋国大旱,赤地三年。然则琴者,乐之一器耳,夫何致物而感祥也!曰:“治平之世,民心熙悦,作乐足以格和气;暴乱之世,民心愁蹙,作乐可以速祸灾,可不诫哉。世衰乐废在位者举不知乐,然去三代未远,工师之间,时有其人。若师旷者,可不谓贤哉。及夫乱久而极,虽工师亦稍奔窜,是以挚、干、缭、缺之俦,相继亡散,而孔子惜之也。”

(以上文字引自《琴史•卷二》)


扫描二维码关注箫亦琴社

报名热线:15771058069 

                      13872190299   

琴社地址:咸宁市滨河东路12-2号





琴社介绍


  咸宁首家专业古琴社,成立于2017年6月,琴社以“传承琴艺、力行琴道、弘扬人文、复兴文化”为宗旨,推广和传习古琴以及洞箫等艺术。

  社长箫亦,自由音乐人,琴箫修行者,自小酷爱中国古典音乐,小学开始学习笛箫。洞箫启蒙于父亲,并受张维良老师、林文增老师、戴树红老师指点,擅长琴箫合奏;十三岁接触古琴,启蒙于外曾祖父,近几年师从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梅庵派古琴艺术)传承人刘善教老师,并受李祥霆老师、龚一老师点拨。琴风绮丽潇洒,古朴缠绵,擅弹《鸥鹭忘机》、《平沙落雁》、《醉渔唱晚》、《忆故人》、《渔樵问答》等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