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音乐歌曲联盟

撒花!梅村二胡制作大师成为全国第一人!

无锡头条2018-06-12 06:05:02

点击“无锡头条”微信关注我哟

我们是“现代快报无锡区域”的官方微信,定期推送最新新闻、无锡的本土文化同城活动吃喝玩乐资讯八卦商家优惠等诸多优质内容,还有福利不定期豪爽发送!

无锡最接地气、最好玩、最欢乐的本地微信平台!关注我们的人都会万福哦+


今年3月,由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乐器改革制作专业委员会和《中国民乐》杂志统计的“2014年中国民族乐器十大制作师”榜单正式发布,无锡新区古月琴坊二胡制作大师万其兴荣登榜单,也是入围榜单的全国唯一的二胡制作大师,成为全国二胡制作领域第一人

古月琴坊就坐落于无锡新区梅村新南路,琴坊的主人,是年近八旬的万其兴,当代硕果仅存的制琴大师之一,也是梅村的传奇。

1953年,年仅15岁的万其兴就经自己的叔叔介绍和许多梅村人一样,来到苏州袁顺兴乐器店当学徒,跟袁金土学习制作二胡,由于少年万其兴天资聪明好学,三年末满就被提前满师,成为当时青年工人中的佼佼者,厂领导为了进一步培养他,又安排他和程午嘉、黄安石等许多音乐家接触加强联系和沟通,以提高他的音乐方面的素养。

1959年,万师傅被工厂派到杭州乐器厂做技术指导,在两年多时间里,他毫无保留地帮助兄弟厂提高技术水平。此时的万师傅似乎是事业有成一帆风顺,然而不久因国家经济出现严重困难,乐器行业也随之跌入低谷,工厂处于停产和半停产状况,许多工人被下放回农村,万师傅因在老家还有家属,具备下放的条件而被迫离开他热爱的民族乐器事业又回到了原地。

1965年,他回乡参与创办了无锡第一个社办厂——梅村乐器厂,开启了梅村制作二胡的历史,到现在还有很多徒弟在从事乐器制作行业的工作。后来,厂子经历过斗资批修的冰冷、关停改制的困顿、市场经济的洗礼,几经沉浮起落。不过寒冬虽长总会过去,是金子总会发光,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去了蒙在各行业身上的阴霾,1992年万师傅再次投身乐器行业,在自己家附近找了一个小车间恢复了二胡生产。刚开始由于资金等因素只能为苏州、上海等地的乐器企业和琴行从事加工业务,在此期间得到了二胡制作前辈吕伟康的用心培养,后来慢慢地开始进行完整的乐器生产。

对产品质量的重视是万师傅一贯的秉性,把自己的产品做到一流水平是他始终的要求和目标,为此万师傅只要有空余时间,就认真提高自己拉二胡的技艺水平,每把专业产品都必需经自己试拉,经检验合格才能出厂。好的乐器如同声学演唱家一样,得有自己的特点和个性,形成自己的风格和优势,这样才能使产品长盛不衰。一把好琴要能兼顾到眼前的音质又要考虑到长期的稳定,说起来容易,其实要达到这样的质量亦非容易,尤其是对二胡而言,选材非常重要。“‘万氏琴’最要紧的就是选材”,万其兴说,“古月琴坊”用材只选明清时代的红木旧料、印度的紫檀等高档材质,以提高琴杆的耐用性和琴筒的共鸣音质。前期的干燥处理和合适的蒙皮工艺都是影响质量的技术关键点,而蒙皮一步,是二胡制作工艺的核心技术,也是制琴师功力火候的最大考验。“音色是不可见的,全凭感觉”,万其兴说。蒙盖在琴筒上的蟒皮,对花纹、厚度亦有要求,一张蟒皮四五米长,最好的只有尾部一段,适合做精品琴的蛇皮往往几百张里都选不到一张。

万师傅在每一个技术关键点上都做了大量的探索和研究,从而建立起一套具有自己风格的工艺规程。他走出厂门拜访各地音乐家,听取他们对产品的意见,采纳他们每一个有益的建议和点子,不断改进生产工艺,同时又经常邀请专家来厂指导和进行产品鉴定,最终在万师傅的精心培育下《古月》牌二胡在乐器市场上异军特起,深受各地二胡演奏家和广大乐器使用者的喜爱,成为一个品牌产品。

从1992年起步到现在的二十多年间,古月琴坊从一个个体户发展到有数千平方自有厂房,五十多名工人的、以中高档二胡为主的乐器生产企业,规模不断扩大,制琴技艺精益求精,产品畅销全国各地和香港台湾地区,在新加坡、日本等海外乐器市场上也是颇受欢迎。在无锡市档案网站的2004年七月份《无锡大事记》上有着这样一条记录:“无锡新区古月琴坊业主万其兴成为锡城首位外贸个体户。”一位网友在网上发了一篇帖子,说“万其兴精制的琴演奏手感非常舒适,上下换把轻松自如,有利演奏技巧的发挥,整琴的操控性很好。琴身外表采用打磨和抛光,做工细腻,显出老红木材料古朴耐看经用的特点,更能表现出二胡之乡制琴精致和江南胡韵(原文如此)的独特风味。” 2000年台湾有一位二胡演奏家在当地见到一把万师傅制作的老红木二胡,被其美妙的音质所吸引,为了获得一把同样效果的二胡,他不远千里到大陆寻访万师傅,终于如愿以偿,当年的《新华日报》以“无锡制琴师艺名远扬,台湾演奏家万里寻琴”为题作了报导。2002年11月15日 《扬子晚报》还发表了题为“阿炳故里制琴人”的文章,介绍了万师傅的制琴生涯和有关图像材料。省市电视台也到厂里采访和摄制了电视专题片。2012年万师傅被评为新区“最富时代感的人”。

企业有了长足的发展,经济实力也今非昔比了,然而万师傅面对这一切业绩,却总是谦虚地说:“这都是党的改革开放的政策好,人民都能安居乐业,文化生活丰富多彩,带动了乐器行业的发展,也给了自己一个施展才华的机遇。” 社会给予了他,他也不忘要回报社会,他经常赞助各类二胡比赛,每年都要向梅村慈善协会捐赠一定额度的款项,以帮助周围贫困家庭。平时厂里职工如果家庭发生困难,他总是慷慨地给予帮助,让职工解决后顾之忧,职工每天上班都能享受到丰盛的工作午餐,他说“财富是大家创造的,应该多让大家享受到自己创造的成果”,有万师傅的关心,职工也是知恩图报,工作认真负责质量上精工细作。

万其兴的大女婿黄建洪和小女婿卜广军也先后投身二胡制作行业,在万师傅多年的培养下,他们也掌握了专业二胡的生产工艺和工厂的业务管理。如今,琴坊的日常事务已有两个女婿具体打理,但年近八旬的万师傅仍旧坚持每天到厂上班,他一点也不放松产品的质量,有时到制作车间走走,看看外观,听听声音,有时干脆拿起成品坐下来试拉一下,决不让不符合质量标准的产品流出厂门。他允诺:“只要是我们古月牌产品,出了厂门我们还是负责到底的。”

万师傅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幅由外地琴行老板送的书法作品,作品巧妙地把万师傅的名字嵌在每一句的字头:“万事皆有因,其实总关情,兴业惟德馨,琴艺无止境。”这几句诗既是对万师傅一生的总结,也是恰如其分的反映了民族乐器行业那么多年来的曲折的发展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