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音乐歌曲联盟

达人秀 琴痴故事

南方电网报2018-07-16 07:46:05



/


/


达人秀


达人名片

李效愚,男,汉族,1963年9月出生,云南呈贡人,1982年9月参加工作,现任云南电网公司昆明供电局呈贡供电局综合部综合管理专责。李效愚的二胡水平曾经受到过专家的肯定,他最大的特点是对各种风格的音乐,如:独奏曲、合奏曲、云南花灯、京剧、民歌小调、外国歌曲、流行歌曲都能演奏到位,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兼收。“好多人以为二胡只能拉传统的东西,其实二胡的表现太丰富了,古今中外的曲子都能演奏,拉民歌小调很搭调,奏流行音乐也靠谱,像周杰伦的菊花台、千里之外,用二胡也可以拉得很好听。”


达人签名档

琴缘,给我带来了不同的人生;痴琴,让我享受了特殊的快乐。



“倒数三、二、一,开始!”


随着于荣光导演的一声令下,盛装的李效愚在镜头前从容而又有气势地拉起了二胡《赛马》。这是于荣光给昆明市呈贡区拍摄宣传片的现场。李效愚因为二胡拉得好,很好地反映出呈贡文化人文方面建设的水平,被当地政府请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四合院里,进行了一上午的拍摄。


人与人的交往讲缘分,人与物件其实也有缘分。人与人之间能够相遇相知,或是相亲相爱,是必然,也是偶然,这就是缘分。有人说痴迷于某种东西也是一种缘分,李效愚认同这种说法。


“我与胡琴也许是前世有缘,才会一见如故,喜欢她、掌握她、爱她、把玩她……与她同悲,与她同喜,相伴一生一世。”对胡琴的痴迷,让李效愚在所在的昆明市呈贡区小有名气。



相识并非偶然


李效愚出生在一个音乐世家,早在娘胎里时,父亲就经常拉着胡琴让母亲唱歌,那时,他就与二胡结缘了。


在李效愚记事以后,父亲下班回家后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拉胡琴。那时父亲有两把胡琴,一把是个头小的京胡,另一把是个头大一些的二胡。“我觉得胡琴太神奇了,简简单单的两根弦、一支弓怎么会发出那么独特的声音,一会儿像人唱歌,一会儿又像人哭。”


有一天趁父亲不在,李效愚踩在凳子上去拿挂在墙上的二胡。“呱唧”一声,凳子翻了,他摔倒在地上,琴也跟着落了地。“我不敢哭,忙着拾起地上的二胡一看,吓坏了,二胡散架了。惴惴不安地等着父亲回家,没想到,父亲回来后居然没动怒。问我是不是想学拉胡琴,我忙着点头。”


从小学一年级起,父亲开始教李效愚拉二胡。除了上学、做家务外,李效愚都在拉琴。三年后,李效愚的二胡演奏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经常跟着父亲去给别人伴奏。1980年李效愚被昆明市技校录取,到昆明柯渡附近的一个导弹训练基地读无线电专业。随他而去的除了行李就是一把二胡。两年间,二胡与李效愚相伴,让他在大山深处不寂寞。“越是寂寞的地方,琴技越练得出来,每当把一个曲子从不会练到会,那是一种享受。”


1982年李效愚被分配到昆明电子手表厂工作。那时住在集体宿舍,怕练琴影响别人,他就晚上去工人文化宫参加二胡培训班学习,投师于当时云南的二胡名家徐四骥。他的二胡演奏水平得到了新的提高,在呈贡也小有名气,经常参与县里的重要演出活动。因演出需要,李效愚不仅拉二胡,还刻苦学习掌握了板胡、京胡、高胡等演奏技法。



相伴为琴痴狂


李效愚与家人获得昆明供电局首届职工家庭才艺大赛一等奖,图为比赛现场。


“现在,我更感到离不开胡琴了。”利用业余时间,李效愚担任呈贡老年大学二胡教师已经有8个年头了,5年前他又被聘为呈贡老年大学艺术团乐队主弦。


李效愚的学生有78岁的老人,也有31岁的年轻人,有退了休的副区局领导,也有普通农民,还有他自己单位的同事。呈贡供电局的赵爱明跟着李效愚学了三年,“三年前我对二胡一点都不懂,现在基本会拉了,他教学正规,技术也好。”


每逢周六,李效愚都要给老年大学两个班的学生们各上两个小时的课。他教得耐心,学生也学得认真,教学质量不错:他所教的二胡班连续四年在呈贡老年大学年度文艺汇演中均获得器乐类得分第一的好成绩,两个班的得分在全校100多个班级中也是名列前茅。


“我并不是一开始就有这样的耐心的,女儿小时候学二胡,我没耐心教,害得她没有学好,到现在我都觉得是个遗憾。”


在2011年10月的一天,李效愚早上上班时候心慌淌汗,眼前一片漆黑。单位的同事把他送到医院,诊断为严重的心脏病——扩张型心肌病心肌。“那个时候我问医生我还能活多久,医生总是对我说,你要设法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而不要去计较能活多久。”


从医院回来后,李效愚的脾气好多了,对家人、朋友更和气,对二胡也更加痴迷。他经常开玩笑说,如果没有音乐,他的大脑功能早就退化了。现在的李效愚,在生活中有不如意的时候,就会拉拉二胡、写写毛笔字,平复下心情。


“二胡能让我忘记疼痛,忘记忧伤。但是如果没有我媳妇的支持,二胡不可能


一直陪伴我。”琴痴李效愚对二胡的爱不释手,媳妇都看在眼里:“好琴才配得上你,我们对吃喝没有多高的要求,我也不买名牌,看见喜欢的琴,你想买就买,我支持你。”在李效愚的收藏柜里,有京胡、板胡、高胡、二胡等各种胡琴20多把,其中有一把是10年前花了3800元买下的二胡制作大师陆林生制作的印度小叶紫檀野生蟒皮二胡,与这把相近的二胡,现在的市场价格已接近4万元。


“好琴可以把玩,我可以什么都不干,光玩琴、摸琴就可以度过一天时光。”现在的李效愚,每天都要坚持拉拉二胡,练练琴技。“我必须琴不离手,这样才能保持和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才对得起大家对我的赞誉和名气。做老师的要给学生一瓢水,自己得先储备一桶水。”


作者单位:云南电网昆明供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