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音乐歌曲联盟

观点 布鲁斯·琼斯:G20 中国峰会:当地缘政治遇到全球治理

清华布鲁金斯中心2018-05-10 09:14:07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可以订阅哦!

G20 中国峰会:

当地缘政治遇到全球治理




作者:布鲁斯·琼斯(Bruce Jones),布鲁金斯学会副会长、外交政策研究部主任

 
过去几年里,分析国际事务主要有两种视角,一是地缘政治角度,尤其是大国关系在全球经济及政治力量再分配的情况下如何演变。二是从全球治理框架角度,审视现行的正式或非正式的机制是否具备应对复杂的全球挑战的方法和能力。
 
中国举办G20峰会把“大国关系”与“全球治理”这两种视角联系在一起了。从基础层面上看,G20峰会将为大国如何应对当前世界所面临的共同挑战定下基调。
 
中国于2016年举办G20峰会是一个重要的开端。这是首次由一个非西方大国来主持G20峰会。G20是非常重要的全球经济合作机制,也是全球最重要的地缘政治机制之一。中国此次主办G20峰会,恰逢重要的契机。当前中国经济放缓,这与全球经济放缓的总体形势密不可分。也正因如此,此次会议成为反思地缘政治和全球治理问题,并提供解决思路的契机。简而言之,国际秩序的现状如何了?
 
前路崎岖?
 
毫无疑问,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思考国际秩序的重要节点上。在过去25年里,国际体系由于其双赢的经济架构而保持相对稳定。但如今,这一秩序正面临挑战和威胁,并被不断弱化。出现“双输”局面的风险加大,这包括大国间安全关系的恶化,以及国际合作的基础结构被打破等。
 
上述也许是最糟糕的一种情况,但这也是有可能发生的。所有国家都应提高警惕,以防止出现这样的结果。尽管既有大国和所谓的新兴大国对国际秩序的内涵的看法不尽相同,但各方都手握一定筹码来展开进一步谈判并参与对话和讨论。重要的是,国家间应找到一个中间地带,既保留现有秩序中的关键元素,同时进行适当调整,只有这样,现有秩序才不致崩溃。
 
在过去25年,国际体系由于其双赢的经济架构而相对稳定。但如今,这一秩序正面临挑战和威胁,并被不断弱化。
 
这样的谈判今年晚些时候即将发生。在中国举办G20峰会之前,日本将举办G7峰会,主要问题将一一浮出水面。作为以西方国家主导的处理全球问题的旧机制,G7仍旧主要关注全球经济问题,但也逐渐致力于解决跨领域问题及安全问题。G20相对来说是比较新的机制,它通过多种途径促进既有大国和新兴力量合作,但至今成员国间对经济问题讨论不足。如果两种机制可以结合,那么提升大国关系和地缘政治的压力和机遇都将更好地得到体现。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政治和安全问题将落在哪个范畴内。尽管G20机制在2013年圣彼得堡峰会上确实解决了叙利亚危机,政治和安全议题却并非G20的固定议程。 而这些议题恰恰是大国间政治和全球治理的重要内容,也是我们所面临的比较棘手的问题。西方,尤其是欧洲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张,东北亚局势争议升级。美国在西太平洋的海上角色以及中国划设南海九段线都是中美关系的易燃点。当前局势管控难度确已增加,我们不应回避这一事实。
 
我认为若不将这些严峻的安全议题纳入G20框架,则是G20的短视。
 
这些议题目前并未被纳入G20的正式议程,但它们应当被纳入正式议程考虑。尽管许多经济学家可能不同意我的观点,但我认为,若不将这些严峻的安全议题纳入G20框架,则是G20的短视。G20的讨论焦点主要集中于经济问题,因为在经济层面上各国有共同利益,并可以取得一些实质进展。这可以理解,但历史告诉我们,对于涉及多个利益相关者的严峻议题,我们往往面临着二选一的局面:要么通过可信的平台来提出解决方案,要么放任紧张局势升级为冲突。不存在第三种选择。并且,这些问题并不能通过双边途径解决,而必须经由多边协商。
 
2016年,日本想要在G7会议上提出南海问题。但因为主要利益相关国的缺席,G7并非理想机制。即使如此,G20仍拒绝讨论安全问题,造成这些严峻的安全议题没有合适的平台讨论。当然,这些问题可以在联合国安理会上被提出,但联合国安理会的角色主要是危机管理。我们应当通过建立政治关系,使各国领导人都参与到防止大国冲突的事务中来,总的来说,使问题不致上升到联合国层面上。但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G20来解决。
 
大国角色,大国担当
 
一个比较好的例子是大国间在气候变化和全球能源政策方面的合作。《巴黎协定》的达成被认为是全球治理的重要突破。要理解巴黎大会的成果是如何取得的,我们必须重新审视大国关系。真正打破陈腐的、毫无成效的谈判僵局的,是习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在巴黎大会前已就气候变化议题达成共识。他们就短期气候污染物达成的声明改变了围绕气候变化方面的全球外交局面,促进了巴黎大会上更为广泛的协定的达成。
 
大国要在解决严峻的全球挑战中起到带头作用并承担责任
 
为什么中美气候变化共识会促成巴黎气候协定的达成?美国和中国并未强设一个框架,他们也并未要求取得特定进展或设置一系列规则。他们的主要角色是进行引导。他们起到了带头作用并承担了责任,这正是大国政治和全球治理关系的核心所在。
 
大国的确具有一定优势,尤其是享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权。也因如此,美国比其它国家更多地避免了多边规则,这也正是其它国家所渴求的状态。但更为重要的是,大国要在解决严峻的全球挑战中起到带头作用并承担责任。这是在全球治理框架下大国实现领导的方式。在当今世界,全球治理比过去更为多极化,我们需找到新的方式分担“带头作用”和“承担责任”。这正是维持一个相对稳定但又能不断顺应变化的国际秩序最可行的路径,而新的国际秩序将能够应对全球挑战并缓和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
 
 
编译 | 安静

阅读英文原文请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






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由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布鲁金斯学会和中国的清华大学于2006年联合创办。中心致力于在中国经济社会变革及维系良好的中美关系等重要领域提供独立、高质量及有影响力的政策研究。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欢迎关注并分享我们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