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音乐歌曲联盟

中国近代二胡之父刘天华的生平与贡献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关注微信公众号“胡琴世界网”,分享更多精彩!

刘天华(1895年-1932年),诗人刘半农之弟,音乐家刘北茂之兄,江苏江阴人,为中国近代的作曲家、演奏家及音乐教育家,对于传统中国音乐及民族乐器的改革有很大的贡献。音乐学习的历程少年时期刘天华的父亲刘宝珊,是一个具有新思想的知识分子及教育家,与人合作于江阴创立了一所新式小学堂。天华自小受其父启发并就读于此一新学堂,因此接触到不少的西方新思想。 天华自小即对音乐有颇浓厚的兴趣,在家乡的庙会及宗教音乐演出时,经常到场聆听,经由这些音乐的耳濡目染,使他对于当地的民间音乐,尤其在江浙流行的江南丝竹等有了不少的认识,也在这个时期,他对二胡有了最初的认为。小学毕业后,他进入常州中学就读,加入了学校的军乐队,学习了军号及长笛,这使其对于西洋音乐的一些观念如乐理、五线谱等有了初步的认识。
" t; N5 c/ |9 Z8 d& B" b9 H+ O% Z. A. T C 青年时期1912年刘天华17岁时,考进了上海开明剧社的乐队,开明剧社为一新式话剧的剧团,在那里他更广泛地学习了各种西洋乐器,除了原本所学的管乐器外,又学习了钢琴和小提琴等,并对西洋作曲理论有所接触。1914年,开明剧社解散,天华回到江阴、常州的中小学担任音乐教师,开始了他音乐教学的生涯。 刘天华在常州中学任教期间,在学校成立了军乐队及丝竹乐队,常至民间演出,成就不凡。后来并请到江南丝竹名家周少梅指导,刘天华向其学习二胡及琵琶等,其后又至南京向浦东派名家沈肇州学琵琶,再至河南学古琴。至此,天华才算比较深入地认识到中国传统音乐精致典雅的一面。 在此期间,他对各种传统民间音乐也进一步学习,他常和熟习音乐的好友澈尘和尚探索研究民间音乐及佛教音乐,其后又在江阴组织了国乐研究会,与当地国乐同好研究二胡、琵、丝竹及锣鼓等音乐。 中年北京时期1922年,刘天华前往北京,至北京大学音乐研究会任教,结识了音乐家萧友梅、杨仲子等人,在此期间向俄籍教授托诺夫学小提琴,得到了不错的成就,小提琴的学习,给予他对胡琴的改进十分大的启发,他又对西洋作曲方式,尤其西方和声学的进一步研习。

在这时期,也对中国传统戏曲有进一步的研究,此外,他在家中组织了学习昆曲的组织,和北大、及女子师范大学的学生共同学习研究,又学习三弦拉戏,并不时研究欣赏京剧,这些都对他以后的作曲有不小助益。 由于刘天华对中西音乐都能深入学习,也因此能够在音乐创作上融合中西,获得一定的成果。1932年因病逝世于北京。音乐思想 对于中西音乐的看法刘天华写有一篇未完成的文章〈中西音乐的争执问题〉,他在文中批评那些主张西乐一无可取以及完全轻视中国音乐的人,他认为对于中西音乐,应不能宥于片面之见,而要全面、平心静气地来讨论。他以音乐能否由作者“达意”、听者“感应”,因而能行之久来评断中西音乐,而不以“古今”或“繁简”判断,由此看来,中西乐实应各有所长。
* y% _9 C, A+ C, ] R 虽然他对于中西乐同样有不错的评价,但他对于中国音乐仍有较深的喜爱,他曾力述国乐的优点,认为中国音乐声音纯正,为西乐所不及,此外,又认为中国人较能亲近自身的音乐,因此不能完全用西乐取代,这也是他提倡国乐要改革而不能完全以西方音乐取代中国音乐的重要原因。音乐的目的 刘天华认为音乐的重要目的,便是在表达人的感情以使听者感动。如他提到胡琴的音乐时便说:“不论那种乐器那种音乐,只要能给人们精神上些少的安慰,能表视一些艺术的思想,都是可贵的”。但这些目的,必须是普及于大众的,而不是“以音乐为贵族们的玩具”,这种让音乐及于平民的想法,实与当时的五四时代的白话文运动有着相同的精神。
' j: ~" \% Z9 d6 K- L 除了表达感情思想及获得心灵上的安慰之外,和当时许多人对音乐及的看法一样,他也主张音乐要能激励人心,以振国家民族,他希望一种“能唤醒一民族灵魂的音乐”,这种想法与刘天华的爱国心相结合,如他所作的《光明行》这首胡琴便有这种激励人心的作用。
9 @+ b2 v# X" P 刘天华对于音乐的看法,与中国传统音乐中以音乐为教化人民之方法,以及内心活动之外在表现等理念十分的相近,而与在西洋音乐中那种为艺术而艺术之想法有所不同,可说在对音乐的基本看法上,刘天华受传统音乐思想的影响较大。 国乐改进的想法在民国初年,刘天华见到中国音乐发展的垂危,因主张进行国乐改进。他反对完全以西乐来取代中国音乐,他认为西乐虽完善成熟,但不能削足适履的把它用在中国人的意识性格之间。同时,他认为身为一个中国音乐家,不仅要守住自身的传统,更要把中国音乐的好处发扬光大到世界。那么应该如何来复兴国乐呢?他认为不论复古守旧或全盘西化,都是不行的,由于他能分别深地入了解中西乐的特长及优点,因此他主张“必须一方面采取本国固有精粹,一方面容纳外来潮流,从中西的调合与合作中打出一条新路来,然后才能说得进步两个字”。要“介绍西乐,以为改进民乐的辅助,并想效法西乐,配合复音,并参用西洋乐器”,再“从创造方面去求进步”。
; [( {* d* t- }7 C1 y1 B 这种学习西乐以改进民乐的思想,实与其自小对中西乐都能接触有关,由对西乐学习发现了西乐的繁复有定制,在和中国音乐接触中发现民乐的纯正精微,也因为这种想法,他才会努力于学习中西乐,以力行国乐改革。 国乐改进的努力和成就[编辑] 国乐改进的计划刘天华国乐改进之心,于是在1927年,他在北京联合萧友梅、杨仲子等人,创立了国乐改进社,以期开始国乐改进的工作,他在几篇文章中,对国乐改进提出了一些具体的计划,其内容包括探查及保存故有好的及将失传的乐曲、曲谱及乐器,并访问仍在之音乐大师。其次,要改良记谱法、整理演奏法,编成有系统的书籍,对于乐器,则要组织乐器厂,研究改良乐器,以使国乐有良好的基础。再其次,介绍西乐为改进国乐之辅助,以创造新的艺术,再发行刊物及创设音乐学校以推广成果,再创设研究所以进一步研究创新中国音乐

这样一个完整的计划,却由于当时的环境十分恶劣,正当军阀割据南北分裂之际,政府完全不重视音乐,因此经费极度缺乏,计划的推行十分不易,因此在这些计划之中,他提出了最重要而急于举办的,如对中国音乐尤其是将失传音乐如宫庭音乐、民间音乐等的保存及研究,还有刊行音乐杂志、办国乐教育及乐器的制造及改进等,这些工作的目的多在为创造其心目中新生国乐的准备等。乐器改良在乐器的制造改良上,他对于他所擅长的二胡、琵琶进行改革。他在二胡制造的材料、技术上进行改变及定制,以期达到好的音色及音量,对二胡二根弦的音准进行调整,又增加了二胡的把位,以提高其演奏的表现力。他又依十二平均律制作了新的琵琶,并增加琵琶的品和项,使琵琶能有准确的音准并能演奏半音阶,他这些音乐器的改进的进行,也和乐器制作厂商合作发展,以期达到推广的效果,他自己也曾于北京经营经营了一家音乐商店,名叫中华乐社,售乐器及谱等,可惜后来未能如其计划进一步成立乐器厂。

记谱法的改良记谱法的改进,是刘天华相当重视的一环他认为乐谱的不发达完备,使得中国古代的音乐无法完整地留传下来,而间接造成中国音乐的衰微。他首先大力推广五线谱用于中国音乐之上,如他在1930年,为当时将赴美国演出的京剧名家梅兰芳,花了数月时间以听写记谱方式完成了五线谱的《梅兰芳歌曲谱》。除此之外,由于当时国人仍惯用旧有的工尺谱,他于是将五线谱中一些记谱法如节奏、指法、强弱等记号融入工尺谱之中,成一套较完善而能通行的记谱方法,并以此方式整理出了《瀛州古调新谱》、《佛曲谱》及《安次县哨子曲谱》等中国古乐及民间音乐。

音乐创作在音乐创作上,在他所作的曲子上,可以看到融合中西而创新的影子,并且和当时的时代背景和其心境思想相契合。如二胡曲《光明行》,是在当时国内音乐发展情势恶劣之时所作,他借此曲表达他对国乐改革美好前程的期望,并借此雄壮有力的乐曲,驳斥那些认为中国音乐萎靡不振的人;此曲在转调、音乐的结构及技巧上,采用了西洋音乐的一些要素,但仍保有中国的民族风格。他一共创作了10首二胡曲(后被称作刘天华十大名曲包括《光明行》、《空山鸟语》、《良宵》、《闲居吟》、《独弦操》、《悲歌》、《苦闷之讴》、烛影摇红》、《月夜》、《病中吟》),47首二胡练习曲、3首琵琶曲(《歌舞引》、《改进操》、《虚籁》)、15首琵琶练习曲、以及器乐合奏《变体新水令》等,皆为融合中西之作,这些乐曲对于后来国乐作曲的发展有着引导性的作用。他采集编篡梅兰芳歌曲谱、安次县吵子会乐谱(未出版)、佛曲谱(未出版)。 当时刘天华一方面随燕大音乐系教授苏路德(Suth Stahl)学理论作曲、随俄籍小提琴家托诺夫(Tornff)学提琴、更追随维安德(Bliss Wiant)学习和声学。他还有学习三弦和昆曲等中国音乐。
# s) W+ F0 M* D* u 音乐推广刘天华希望音乐能够普及于大众并提升水平,因此对音乐的推广及教育十分地重视。自19岁起,天华即开始在中小学教授音乐。后前往北京,任教于北京大学音乐传习所及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院音乐系,后又在北京艺专教音乐,主授二胡、琵琶及小提琴等,他编写了南胡及琵琶的练习曲各一本,以使学生能按部就班学习;后来包括如蒋风之、陈振铎等二胡名家都是他的学生。
# R5 t1 o* K" X2 ?5 W% Q 此外他曾计划国乐的义务教育,由国乐改进社的社员担任教师,以推广国乐的学习。其后又筹办暑期音乐学校,对于一般人民有兴趣习音乐者,亦不计代价教导。而改进社也不时举办音乐会以推广音乐。他并且演奏录制了二胡和琵琶的唱片2张,作为保存与推广国乐之用。 中国传统音乐的保存和研究他对于中国古代的音乐及乐律学有所研究,以期能建立一套中国的音乐学。此外,对传统宫庭音乐、民间音乐等也努力探访保存,他经常到街上有人卖艺、表演之处,观赏、学习并记录民间音乐,甚或请行乞的民间艺人回家请教,对于说唱、锣鼓、民歌小调等曲谱,无不收集,最后即为了在北京天桥听锣鼓乐而染上猩红热,因而英年早逝,享年三十八岁。
C: d G7 w I, G1 e1 N4 n 刘天华在近代中国音乐史上的地位在中国近代,主张学习西乐以改进国乐的这种思想,并非由刘天华最早提出,早1903年匪石写的〈中国音乐改良说〉一文中就已提出此说,而当时如萧友梅、黄自等音乐家也同样富有这种思想,并在音乐的改革上有所成就。然而正如其兄刘半农所说的,当时除天华之外,“中西兼擅,理艺并长,而又能会通其间者,当世盖无第二人”。尤其当时主张改革中国音乐者,多为留学国外而擅长西乐者,像他这样深入了解中国传统音乐的人可说十分地少,也因此他在国乐的创造改进上,能够更深地奠基于中国音乐之上,而能有不凡的成绩。
' q2 A! g( L* U* } H9 r5 K4 ] 另一方面,中国流传广泛的各种民间音乐,当时受到了知识分子们的轻视,地位十分低落,发展前途堪虑,刘天华抱着将音乐普及大众的想法,因此整理保存了不少民间音乐,并将其融入其音乐当中。此后,音乐家对于民间音乐的重视日渐高,造成在后来的国乐发展中,民间音乐为一重要的成分。

在各类中国音乐之中,他影响最大的,莫过于二胡音乐。在传统中国,二胡仅是民间戏曲及地方音乐的伴奏乐器,地位不高。但由于他对于乐器的改革、十首独奏曲的创作以及有系统的二胡教学法的建立,使得二胡音乐的内涵有所增益,且成为能够独奏的乐器,使得中外人士对二胡看法有所改变,二胡也因此进入了高等音乐教育之中,从此在中国音乐中的重要性大为提升。因此,刘天华虽然尚未能达成他的理想,“让国乐与世界音乐并驾齐驱”,但他实对于近现代国乐的发展开启了很好的道路。刘天华的学生陈振铎蒋风之主要参考资料《刘天华先生纪念册》,北平:中央研究院、北平研究院、北京大学,1933年。刘育和〈忆父亲刘天华〉,《人民音乐》,1992:4。刘北茂口述,刘育辉整理〈刘天华在北京的最后几年〉,《中央音乐学院学报》,1995:3。张研田〈记刘天华先生〉,见《传记文学》,3:6。向延生主编《中国近现代音乐家评传》,沈阳,春风文艺出版社,1994年。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