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音乐歌曲联盟

我也学着说说茶

邓伟标音乐平台2018-06-20 06:56:56

对于品茶,各位基本可以把我归类到蠢钝儿那类去,尽管每天都有机会喝,但透过舌尖所掌握的知识接近零,所以我基本不敢在任何人面前评茶,不管好坏,来了便牛饮。

所以,无论我们家领导说到茶的任何点滴,我都只有点头的份;

所以,每次到林烁兄处喝茶,他总要忽悠我一下:“兄弟,这茶一道一万元呀。”

如果你现在走在大街上拿块板砖往人堆里砸,保证一板砖能砸中两个品茶大师,随便一位都能和你说上三天三夜关于茶的学问——在这样的时代,我这样的猪头能不是蠢钝儿吗?

我认了

最近特别喜欢到兆荣兄家喝茶,重要的不是他那有各种好茶,而是他泡的任何一壶都不会告诉我这茶背后必须车载斗量的学问,凡问及茶的内容,他永远是那么一句:“你喝,你喝到什么就是什么。”

简单、实在、随意,挺禅的。

当喝茶成为一种潮流或时尚,并有精致追求的趋势,总容易让人联想到优雅的宋代。

在我的认知中,宋朝是中华历史上最优雅的时代,而那时候的品茶,绝对是一种诗与歌的优雅。

不但优雅,而且精致。

精致如宋代兴起的山水画或瓷器。

不妨看看宋代的有钱人家是怎么喝茶的。

先用茶纸将茶饼包好捶碎,再用碾子磨成细末,然后用茶罗筛。筛出来的茶末放进茶盅,加沸水少许调成茶膏。茶膏调匀,再用沸水冲成茶汤。这时,要用茶筅(筅:xian显)轻轻敲击,直到产生泡沫。泡沫叫汤花,也叫云脚,要求鲜亮雪白。

所以苏东坡老师在他的《西江月(茶词)》中这样说道“汤发云腴酽白,盏浮花乳轻圆。”再想想那茶用“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罄”的宋瓷盛着,茶香飘逸,汤花轻溅,水雾朦胧,这可是一种境界呀。

但这样喝茶,对于我们现代人来说是不是有点繁复过头了?

是有点累人。

所以到了明代,不但家具变得简洁精炼、线条明快,连泡茶也随之变得简便了,而我们今天的泡茶方式据说也是沿袭了明代的简便手法。

但我个人对于大陆现在流行的泡茶法,感受上还是觉得简单了点,个人比较偏爱台湾人在日本茶道基础上改良而成的“茶艺”,而且我喜欢那个闻香杯——特别是冬天的时候。

冬天好像也快到了。

最后送首我去年专门为茶大师谷子老师写的乐曲《禅影》给大家听听。

洞箫演奏:玄音徵阳  古琴演奏:谢东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