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音乐歌曲联盟

专栏|书画艺术品收藏之道(六十一)传统书画鉴藏的讲究

成都日报锦观2018-08-24 14:20:43


导语


上期“艺缘”专栏和大家分享了鉴别书画美丑,锤炼鉴藏眼光,书画鉴藏学问很深,活到老学到老,往往伴随收藏者一生,为此笔者在近期向鉴藏专家请教学习的过程中,总结了一些传统书画鉴藏经验,分享给藏家朋友们,愿大家在传统书画收藏领域多一点收获,少一点遗憾。


书画包浆


在书画鉴赏里,色浆虽说不能称作主要因素,但却是不可缺少的辅助因素;包浆在书画界里的含义是指书画外表变化给人视觉上的一类感受,传统书画在存放、转移、展览,赏玩等过程中,受到自然因素影响,随着时间推移表面留下一定的痕迹,这种痕迹可说是书画存世年代的一种印证,被书画界称为包浆,形象点来说,将包浆比作人,那么包浆就像人的年龄显现于形体的表现,年老的人的皮肤会有岁月刻画留下的皱纹,和年轻人的皮肤光滑没有皱纹,两者自然是不同的。


明 唐寅《采莲图》


年代久远些的字画,特别是绢本材质的,经过多次修复重裱,每次都要加矾,加胶,并用蜡加砑石将其背面磨光,装裱的次数多了,画面上有层亮光,书画界里俗称为“宝浆亮”,年代久远些的纸本书画修复装裱次数多了,也有一种“镜面光”,有一种沁人心脾古色古香的光感。


但在鉴定书画时,也不能一味专看绢本、纸本的旧气,破损程度来判断年代及真伪。方法保存得当,有的书画品相依旧如新,但仔细反复审视,无论墨色深浅怎样都无火气,让人感到墨色沉着,深入肌里,这也是“包浆”;有些造假赝品伪作,将绢、纸染旧或置于阴暗潮湿的地方,让其慢慢变质,以冒充古旧字画,这些绢、纸无论如何表面会有光亮,但墨色必定轻浮不沉,无法入肌,若用针将其挑开一点口子,就会发现其内部成色不一,笔道就会暴露出白丝痕的痕迹。


当代 张大千《仕女图》


另一种形式则是旧裱绢本、纸本书画正面前面都有色浆,天杆、地杆,裱头连轴头等都有包浆,但画心的字画却是假的,这是因为造假者将一幅没有名气的老画的画心挖出,又将一幅张大千、齐白石等国画大师的高仿品重新嵌裱到旧裱中,因其也有包浆,旧气,使人看到以为是原装原裱,也因此蒙骗了不少爱好传统书画的收藏者,这种造假方法,书画界里称为“套棺材 ”,也称作“金蝉脱壳”。鉴定这类书画的方法是细看装裱的接口处,或在强光下细看装裱深浅程度是否一致,但最主要的还是要以学到的鉴藏知识,抓住名家个人风格,笔墨,章法结构是否符合作品作者本人。


书画印章


传统书画里的印章包括两大类,一是作者本人印章,二是鉴藏印章。


本人印章从印文内容分籍贯字号、闲文斋堂,从印章的形状、内容、字体、印色,刀法等可分辨出时代特征以及个人风格。鉴藏印章在书画鉴定中能起一定重要作用,一幅画作上钤的鉴藏较多(指古字画,近现代较少),如若按时间顺序给予排列一下,那就大致能够考证其流传过程。鉴定印章的真伪,首先看笔法疏密处,转角处,但印章在钤盖时,由于印泥干湿不同,钤盖用力轻重,垫底的材料软硬不同,画作的绢,纸材质不同,都可使用出不同的效果,需要客观辨证地分析。现今时代,由于高科技手段运用到书画印章上,主要有锌板、复印照相、激光,电脑特制等,其印文都很接近原迹,有的几乎就跟原迹一模一样,看这类印章主要看有无刀口,是否软弱,有无机械痕迹,还要看成色深浅,浓淡的辨别。年代久远的印章,印色比年代近的要柔和,深沉些,保存方法得当,品相好的作品印色虽然色泽鲜艳,但与新印比较其成色就不一样,国家文物部门出版的一部《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一书集中收集到历代著名书画家鉴藏家的使用印章图片,可供我们后人用作书画鉴藏的参考。


书画印章真但作品未必就一定是真。因为书画印章可被同代人借用甚至是窃用,也可以留作后人使用,比如国画大师吴昌硕,他的弟子就有窃用他印章的例子。


晚清 吴昌硕《花卉四条屏》


还有一种形式就是代笔,近现代书画当中代笔现象也时常有之,像吴昌硕就有不少作品是他弟子王震,赵云壑代笔作品,自己在作品钤上章,有时添上寥寥几笔,这就给收藏家鉴赏字画时增加了难度,只能多从作品的结构章法,笔墨风格上去审视它。


还有,印章不对(指印鉴书)的作品未必就是造假,例如国画大师谢稚柳曾请篆刻大师韩天衡刻了一方名为“壮暮”的印章,是长方形的,这方章在《近现代书画家款印总汇》一书中有记载。


当代 谢稚柳《荷花小鸟》


他用了四至五年后,字口模糊了,又请韩天衡挖一挖再用,用了近十年,印面当然不平了,钤下去四角都出不来,再挖也无益;后来磨掉二毫米重刻又用,前后二方都有差别,后人如果要鉴定它是真是假,实际上二方都是真的。


考证印章也很重要。前几年有一藏友带来一幅黄宾虹作品给鉴藏专家看,印有“冰上鸿飞馆”落款为“庚辰年”,即1940年。鉴藏专家讲此画靠不住,因为黄宾虹“冰上鸿飞馆”一章是一方长方形的朱文章,是1942年后才有的,章意是“艰苦的抗日战争即将胜利,冰天雪地的飞鸿要腾飞了”,1942年后用的章怎么能用到1940年上去呢?


此外还要看艺术家的用印习惯,如潘天寿,吴昌硕,程十发等国画大师用完印章后则不一定都擦,印迹有时粗有时细,但国画大师张大千不是这样,用后擦得干干净净,用时再擦一遍。看张大千的真迹画作,印章都是清清楚楚,而藏家如果看到一幅张大千绘画印章模糊不清,粗细不匀,则应该对这幅画真伪怀疑了。所以鉴定图章有时也要结合艺术家用印习惯考察。但一幅字画光看图章也不行,我们首先要看画本身,凭借主要依据并结合辅助依据来综合辨析。



本期“艺缘”专栏就和大家分享到这里,谢谢关注与支持,下期专栏将和大家分享明代大家文征明父子的书画鉴藏,敬请期待。


明 文征明《长卷》





作者/林永恒

编辑/李怀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