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音乐歌曲联盟

渝南纪实|木叶情缘:廉价的乐器 高雅的艺术

重庆大学学生会2018-07-07 09:52:39


木叶是最简单的乐器。土家族的原始祖先们,曾用以拟声捕猎禽鸟,后来逐渐转化为一门乐器,在少数民族中广泛流传。《诗经》中关于木叶吹奏的记载已有三千多年,其音色优美,可塑性强,但对吹奏者的要求极高,技艺难传承,曾一度濒临灭绝。

 

                                             ——编者注


提到乐器,你能想到些什么?钢琴?小提琴?葫芦丝?你是否知道小小的树叶也能发出天籁之音呢?

在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内,有这么一个朴实的土家汉子,他手持一片普通树叶,便能吹出婉转悠扬的优美旋律;他四十年如一日的坚持,终站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他放弃工作回到家乡,只为守护心中那份对木叶的情怀;他广纳学子沉心传承,让木叶天籁长留于山水之间。他就是被村民们称为“木叶王”的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木叶吹奏”传承人——白现贵。



学艺:结缘木叶 源于兴趣


白现贵,1968年8月2日出生于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的一个小村庄。在其父亲的影响下,他七岁便开始接触木叶吹奏,随后拜入田景义老师门下,这一学,便是40余年。当初一起学习的学生共有25人,但坚持到最后且有所成就的只有他一人。

他说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是因为有两个“法宝”:

首先,便是“持之以恒”。木叶吹奏靠吹奏者的意识控制,而且对音准、节奏、音域的要求十分高,没有长期的练习,是很难精通的。即使到现在,他依旧会每天坚持练习半小时到一小时,正是这样的坚持,才有了我们所听到的天籁之音。

再者,就是“摆正心态”。木叶中数“音准”最难把握。初学时他也曾因音准欠佳被他的老师多次批评,但他没有气馁,反而更加勤奋地练习,学习、吃饭,甚至洗澡时,他嘴里总含着一片树叶。终于成功攻克了“音准”的难关,得到了老师的肯定。



从艺:醉心木叶 终得硕果


白现贵最开始从事木叶吹奏时,家人并不支持。“两个娃儿读书要钱,回家赚钱才是正经活。”妻子总是这样说。有时他也会迷茫和犹豫,但为了自己的热爱和传承的使命,他仍旧坚持了下来。

所幸,国家对非遗的逐渐重视,出台了一系列帮扶政策,木叶吹奏开始为众人所知。2004年他代表重庆市参加福州木叶高手论坛。在全国率先申报酉阳的木叶吹奏非遗项目,率先申报木叶传承人。如今,他的演出次数增多,培养了众多学生,他的爱人也开始理解他了。

2008年7月31日晚,他登上北京国家大剧院的舞台,在歌舞剧院大型交响诗画《长江》的第四节《江岸》出场,手持一片山上随处可见的土茯苓树叶,吹出长江两岸悠扬的韵味,成为了第一位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大厅进行“木叶吹奏”演出的表演艺术家。


传艺:传承木叶 美名远扬


“音乐无国界,木叶吹奏既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这是白现贵对于木叶吹奏这项民族文化最深刻的认识。

十几年前,他还在云南工作时,曾遇见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友人在沉醉地拉着中提琴,旋律婉转悠扬。白现贵想上前与他交流,但又碍于语言不通。这时他灵机一动,掏出随身携带的叶片,吹奏了一曲《茉莉花》,旋律如余音绕梁,清脆悠扬。一曲吹罢,外国友人放下手中的中提琴,激动地握住白现贵的手并朝他竖起了大拇指。音乐为语言不通的两人搭建了一座 “交流”桥梁,这就是音乐的魅力所在。

2011年,酉阳木叶吹奏成功入选重庆市第三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名录,当时酉阳县能找到的会吹奏木叶的只有二十人,而能够吹出优美的旋律的更是寥寥无几。得知此事,白现贵毅然回到家乡,投身到推广木叶吹奏的艺术事业中,让更多的人了解这门濒危的艺术。

目前,政府在大力保护、宣传和推广木叶吹奏艺术;教育部门也批准在一些中小学开设木叶吹奏的精品课程,希望将木叶吹奏传承下去。


授艺:不舍木叶 授人以渔


 “只要是愿意学木叶的我都会教,老祖宗的东西我们得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不能断了根。”

                                                           ——白现贵


培养一名真正的木叶高手往往需要5-8年的时间,他深刻意识到保护这项濒危的艺术得从娃娃抓起。他在位于酉阳四中的木叶吹奏传承基地开设精品课程,并从2017年开始在小学里挑选出180名8-12岁的孩子学习木叶吹奏,培养他们成为木叶吹奏的传承人。

木叶吹奏是一门非常接地气的艺术,谁都能学但是很少有人坚持到最后。他曾遇到过一个学生,性格非常的要强。因为在一次演出的选拔在音准上出现失误,被白现贵淘汰,之后对他说“老师,我不学了。”白现贵觉得非常意外,因为这个学生学得确实不错,就这么放弃了着实可惜。于是私下里找他谈心,安慰他鼓励他,还是无济于事,但白现贵并不后悔。他说:“就算重来一次,我还是不会让他通过。音准不对就是不对,这是木叶吹奏的基本要求。技艺一定要过硬,这是对艺术的尊重,这是我的原则,艺术这件事经不得半点马虎。”

他也有一段话要送给木叶吹奏未来的传承人们:“靠我一人进行传承是不够的,木叶吹奏这门艺术经过了濒危、抢救、保护、传承,一路走来实属不易。在将来,我希望有更多的学生能够超越我,这并不是一句空话,你们需要在我勤奋的基础上更加地努力、勤奋地练习。你们总有一天会站在老师的肩膀上,走上更大的舞台,在木叶吹奏传承的路上走的更远。”

与木叶结下不解之缘,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一生的热爱成为了责任和坚守,这就是白现贵与木叶间的“木叶情缘”。

未来,我们期待着木叶吹奏走进大学校园,散播到全国各地,乃至走出国门,让更多的人能够投身到传承和发展它的过程中来,让这块艺术的瑰宝能够在更大的舞台上熠熠发光。



文字:丁响、胡钰卿

图片:叶逢雨

编辑:赵艺涵

指导:刘庆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