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音乐歌曲联盟

老付铁道部大院回忆录59 - 一支竹笛改变一生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记得好像是文革“停课闹革命”的那一年,我们新六栋铁路宿舍对面的那个会城门百货商店出了一个小小的新生事物:莫名其妙地开始卖笛子了!

之所以说“莫名其妙”,是因为会城门百货商店很小,主要是卖些老百姓日用的小百货,也卖些点心、布料、文具什么的,但从来没有卖过乐器。乐器是高雅的东西,买的人少,占着柜台显然不合算。但那次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在文具柜台里摆出了几根竹笛,和铅笔、橡皮、生字本摆在一起,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的,但又十分新鲜。立刻引起了我们这些孩子的注意。

那段时间我们闲散在家里,不用上课也不用写作业,整天就是瞎玩,遇到这样一个新鲜事当然不能放过,在得到这个“情报”之后,我们几个小伙伴立刻跑到会城门商店去看新鲜。摆在柜台里的笛子并不是专业乐器店里卖的那种漆成枣红色、放在精致小盒子里的高级笛子,而是制作粗糙,长短不一,非常简陋的那种,连清漆都没有上,笛子的选材也很随意,有的笛子管甚至都不大圆,实在是太不讲究了。好在价钱也不太高,只卖三毛钱一支,少吃几根冰棍就能买一支过把瘾。

新鲜事物大家都想尝试,没几天,我们楼栋好几个小伙伴陆续都买了笛子,他们举着个笛子在我面前摇头晃脑地吹,呜哩哇啦的,尽管不成个调,但我却羡慕的不得了。因为我从小就特别喜欢音乐,好像还有点天赋,记得有一次哥哥跟同学借了一架“快乐琴”回来,就是那种右手拨弦左手按键非常简陋的小玩意,宝贝似的不让我动,但我趁他不在时候偷偷练,几天之后竟然就能弹出曲子来了,让他非常惊讶。我觉得笛子很是神奇,在一根竹子上钻那么几个洞洞,就能吹出曲调来,真是有意思!我想借着吹一下,但那些小气鬼不肯,说这是对着嘴吹的东西,别人吹了就不卫生了。哼哼,简直是胡说,你们前几天吃我咬过的冰棍怎么不说不卫生啊?

商店里的笛子实在是太诱人了,我眼馋了好多天终于忍不住了,去找妈妈要钱,也想买一支。现在回想起来,我也真是不懂事,虽然笛子不算贵,但那时家里经济紧张,三毛钱就是全家一天的菜钱,买这么个不能吃不能用的玩意,我是在给老妈出难题呀。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平日非常节俭的老妈那天表现的非常大方,毫不犹豫地把钱给了我。也许是她认为孩子学点音乐是件好事,也许是她不忍心看到我盯着别的孩子吹笛子时那可怜巴巴的表情吧。

笛子买回家,我喜欢得不得了,擦得干干净净,还让妈妈帮我缝个小袋子,把笛子装在里面。我练习很刻苦,加上有点小天赋,几天之后,我在所有小朋友中第一个用笛子吹出了调子,让他们羡慕不已。

记得那天晚上,老爸下班回家,疲惫地坐在椅子上抽着烟。当时文革闹得正凶,老爸虽然官不大,但也属于“走资派”,在单位挨整,心情不好,眉头总是紧锁的。

老妈想办法让老爸开心,这大概也是她给我买笛子的理由之一吧。她把我叫到老爸跟前,郑重地宣布:

“老付啊,你快听听,咱小儿子会吹笛子啦!”

然后她回过头对我说:“快点,给你爸吹一个。”

我在老爸面前有点紧张,也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吹了,我怕不吹的话,老爸一生气让我把笛子退回商店去。

我记得那天吹的是西藏民歌《北京的金山上》,那是我当时唯一会吹的曲子。曲子不长,但我吹的很费劲,断断续续、撒风漏气,但总算是凑合着把那曲子吹完,然后我紧张的看着老爸,我担心他会骂我“糟践钱”、“瞎折腾”。但很意外,平日非常严厉的老爸却一反常态地冲我笑了,点着头说:“好,好,吹的不错,但还得好好练噢。”

他的赞赏让我至今都感到奇怪,吹成那个孬样子怎么能说不错呢?是鼓励我?是敷衍我妈妈?还是在压抑的日子里从儿子的笛声中感到了一丝希望?只有老爸自己知道。

受到了爸爸难得的表扬,我当时感觉浑身的血在涌动,暗下决心:我要好好练笛子,下次给爸爸吹个更好听的。在我的勤学苦练之下,我吹笛子的技艺提高很快,不久就会吹很多歌了,而我的那些小伙伴多数都半途而废,把笛子不知扔到什么地方去了。

后来学校“复课闹革命”了,我吹笛子的特长很快就被班主任冯体森老师发现了,在学校的一次文艺汇演中,他鼓励我上台表演一个笛子独奏,尽管我心里有点害怕,但在老师的鼓励下,我还是上台了。我记得自己在后台候场时有点害羞,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我是表演笛子独奏的,就把笛子藏在袖子里,轮到我表演了,我愣愣磕磕走到台上,同学们看到我两手空空,都不知道我是上来表演什么的,好奇地盯着我看。这时我才想起来把笛子从袖子里抽出来,那样子可能很滑稽,台下的同学嘻嘻地笑了起来,这倒是让我的心情放松了些。那天我演奏的曲目是《祝福毛主席万寿无疆》,是当时一个有名的笛子独奏曲,挺长的,中间有很多技巧,单吐音、双吐音什么的,我一口气吹下来,一点错也没出。演奏完毕同学们都给我鼓掌,我心里挺高兴,忘了走回后台,直接就从台前跳下来,跑回我们班的队伍里了,这又是引起同学们一阵哄笑。

从那以后,同学们就都知道我会吹笛子了,我也时不时的给大家吹上一段。我那时还没有意识到这支小小的笛子会对我的一生产生多么大的影响。

后来的事情就一环扣一环地发生了:

因为我会吹笛子,所以小学毕业升中学的时候,还没等开学,我就接到铁三中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通知,让我提前报到,参加国庆二十周年文艺演出的排练,准备参加天安门广场的国庆文艺晚会。刚刚入学就能够参加那样大型的庆祝活动,令很多同学羡慕不已!

因为会吹笛子,我成为了铁三宣传队的文艺骨干,一年之后,乐队拉手风琴的薛致远同学参军走了,没有人会拉手风琴,恰巧当时乐队里有两个同学是吹笛子的,富余一个,于是老师又让我学拉手风琴。依然是凭着刻苦练习和那么点天赋,我很快学会了拉手风琴,而且拉得还不错,保证了我们铁三宣传队的演出没有受到影响。

高中毕业那年,赶上部队征兵,大家都想去当兵,但我在第一轮体检就被刷下来了,心里非常沮丧,但没想到的是,因为我会拉手风琴,依然被来征兵的首长看中,如愿以偿地穿上绿军装,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

参军后,我在部队积极努力,进步很快,被调入师部文艺宣传队,后来又调到政治部从事写作工作,在部队入了党,还荣立了三等功。

几年后退伍回京,因为在部队表现好,又是三等功臣,我有幸被分配到了银行工作,并得到银行领导的重视和培养。

于是乎,在之后几十年的金融生涯里,我从柜台记账员到机关干事、科长、处长、行长……一个因果套一个因果,一个台阶迈过一个台阶,终于从一个对金融一无所知的退伍大兵成为了一个金融高管,在努力为社会做出贡献的同时也在不断地实现自己的个人价值。

儿子上中学的时候有一天曾经问我,老爸你是怎么当上行长的啊?我也想努力呢。

我半开玩笑地说,是因为当年你奶奶给我买了一支三毛钱的笛子。

儿子听了一头雾水,于是我就把我这一生中一连串的因果关系讲给他听。我告诉他,做事情要从大事着眼,从小事着手。有很多事,当时做的时候很艰难,也不知道将来会有什么用,但你要坚持做下去,不一定那件事情就会影响你的一生。

儿子听后沉思片刻,点点头,然后气宇轩昂地站了起来,回到他的房间继续打电脑游戏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付颀,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金融文学》杂志副主编。主要作品:长篇小说《影子行长》、《父与子的战争》,长篇报告文学《金融大潮冲浪人》、《舞动的K线图》、《重塑的丰碑》,中篇小说《我爸是行长》、短篇小说《贷款》、《假币》、《收债日记》、《一根筋》、《邻居》等。2012年被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文联、全国总工会、文化部等四部委评为“全国优秀文艺工作者”。


【第一次看到这个系列回忆的朋友,可以扫上面的二维码或点击手机右上角,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想看以前发过的文章请查阅一下历史消息。欢迎指正!】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