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音乐歌曲联盟

蛇年话蛇

乐器档案馆2018-04-22 11:22:51



         今年是猴年,上一个蛇年,2013年刚过,下一个蛇年2025年还早着呢,怎么现在想起来说蛇呢?是因为新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刚刚颁布,民族乐器二胡的主要原材料是用蟒皮制作的,与“野生动物保护 法”有着十分密切相关的关今天,老调重弹,翻出来了15年以前写的文章,“蛇年话蛇”,显得格外亲切。                                             


《中国乐器》杂志2001年2月号,刊登“蛇年话蛇”文章


蛇年话蛇


蛇年伊始,有关蛇的话题很多。笔者借蛇年之机,谈谈蛇与乐器的关连。

 

蛇餐馆吃蛇

 

蛇是食客的美味佳肴,蛇年蛇餐越演越烈。据近日媒体报导,大年初四,北京的九和蛇庄大堂里十多个铁笼子装满了蛇,小姐说,今年是蛇年,吃蛇的特别多。一位从南方归来的人说,今年广州、深圳等地大小蛇餐馆日日车水马龙,顾客盈门。据说深圳一地每天要吃掉10吨蛇,而上海前几年蛇餐大盛,郊外的蛇都被捕光吃光了,结果鼠类横行,粮食产量锐减。据估计,蛇,中国每年作为美餐不下6000吨。
                               野生蟒蛇



                       
人工繁育蟒蛇


 

蛇女戏蛇

 

又有奇闻,春节过后,成都精明的商家-万贯集团提出举办一次挑战吉尼斯世界纪录的“人蛇同居生存试验”,请洛阳蛇女到雅安碧峰峡的蛇岛与上千条蛇“生死与共”。而位于成都附近的世界乐园也迅速草拟了欢迎蛇女献艺的计划。深圳的TCL公司同时表示愿意提供资金建造展览场地。

 

动物园里看蛇

 

笔者在蛇年的前一天(大年二十九)来到动物园,在“蛇年话蛇”展览中得到了许多有关蛇的知识。

蛇在中国神话历史上记载很多,据说:开天辟地的盘古是龙首蛇身。伏羲和女娲都是人蛇合一。而蛇的起源据研究认为蛇的起源有三种可能,一是由古代水生生活的蜥蜴演化而成,二是生活在茂密的草丛中的蜥蜴,三是地下穴居生活的蜥蜴。

   蛇在动物分类学中,属脊索动物门,脊椎动物亚门,爬行纲,有鳞亚纲,蛇目。全世界的蛇类多达2700种,毒蛇占1/4左右。蛇的分布遍布在亚、非、欧、美和大洋洲、太平洋、印度洋,以沿海低地至海拔1000M左右为最多,2000M以上种类很少,最高纪录是4800M的温泉蛇。

在我国的蛇的分布大多分布在南方各省,长江以北蛇较少,据统计,我国有蛇200多种,其中毒蛇40种,产蛇最多的是福建、海南、广东、广西、云南等省区。有关蛇的分类,根据动物学分类有根据每种蛇的形态特征不同分为9个科,与乐器有关的蛇主要是蟒蛇科和蛇。我国常见的蟒蛇又叫金花蟒蛇,、黑尾蟒或南蛇,这种蟒是蛇中体型最大的蛇,体形粗大而长,体长可达10米,是世界上最大的蛇类。产于南方的几个省,生活在热带或亚热带的森林之中。

 

乐器中用蛇

 

蛇与乐器的话题,更有丰富的内容。所有中国民族乐器拉弦乐器中基本上都是用蟒皮作振动膜,如二胡、中胡、高胡、三弦、坠胡,还有新疆手鼓、热瓦甫、西藏的扎木聂,内蒙的四胡等都是蟒皮制成。京胡、京二胡以及南方地方戏剧用的粤胡都是用蛇皮制成。近年来,由于人类活动范围的扩大,对野生动物的滥杀滥捕,使蟒蛇资源日益减少。由此,国家加大了对野生动物保护力度,作为民族乐器拉弦乐器的主要原材料-蟒皮显得异常紧张,同时,一些发达国家出于对野生动物的保护,已经开始立法禁止诸如蟒蛇皮、象牙等野生动物制成的乐器入境。今后,民族乐器二胡皮膜的来源问题,成了一个生产者与使用者的热门话题。

 

蟒蛇皮为什么适合做乐器-动物学家如是说

 

蟒蛇皮应用在乐器上,据考证大约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二胡似乎非蟒皮不可,自60年代开始,人们都在寻找代皮的来源,但都无果而终。蟒皮到底为什么适合做乐器,笔者也从制做者那里听到了一些。但还是想寻求一些科学的根据。为此笔者采访了中科院动物研究所张春光教授。张教授是动物学专家,研究动物的分类、进化和保护。张教授说:“蟒蛇的总体特征为身体细长,呈圆筒型,其四肢全部退化,依靠肋骨和腹鳞的活动而行走。二胡等拉弦乐器所使用的蟒蛇皮主要是使用躯干部鳞的背鳞,一般从头后1-2个头长之处到肛孔之前处,背鳞正中的一行鳞片又称脊鳞,是制作乐器的上佳部位。”

蟒蛇皮之所以能够适合乐器使用,主要有五个方面:

1.  因为蟒蛇是靠皮肤运动的,皮肤是由真皮和表皮构成。蛇的鳞皮是表皮的衍生物,通称角质鳞,它以覆瓦状排列,与表皮连成一体包围在身体外面,以保护体内器官,防止水分蒸发。蛇在运动中靠椎骨、腹鳞和物体表面的摩擦力行走,长期的运动之中,必须保证鳞片具有极高的耐磨性才能保护好内脏器官。鳞片的质地坚硬使蟒蛇皮成为乐器制作的天然材料。

2.  在整个脊椎动物的演化上,蛇是比较低等的动物,其组织结构和功能都是很原始的,蟒蛇皮缺乏腺体,无保温作用,所以蛇又称变温动物或冷血动物。它的皮肤经常是干燥的。这样就形成蟒蛇皮的稳定性,不易受气候影响,利于乐器的制作。

3.  蟒蛇皮真皮组织的纤维层发达以及柔软性使其便于加工,操作。

4.  蟒蛇皮表皮下面是真皮,真皮内有许多色素细胞,能使蛇显现出不同的颜色。有些蛇的色彩或斑纹非常鲜艳,可起警戒作用。同时在乐器制作当中,也使乐器具有极观赏性和艺术价值。

5.  易于剥皮的特性。

 

供应科长谈采蛇

 

北京民族乐器厂供应科长王文生是一位有多年经验的民族乐器材料专家,他除了有与旁人一样的敬业精神外,还是一种强烈的知识追求意识,这使他积累了大量感性和理性知识。笔者登门采访了他。

王文生说:“蛇皮在乐器上的应用较窄,主要用于京胡、京二胡,这两种乐器对蛇皮的要求是越厚越好,鳞越大越好。而做乐器用的蛇种,主要是乌梢蛇、大王蛇、水律蛇。而其中大量用的是乌梢蛇。为什么乌梢蛇适合作乐器,主要是因为乌梢蛇皮相对较厚,颜色漂亮。眼镜王蛇虽然大,但皮不厚。”

“乌梢蛇的采购集散地主要是汉口和宁波两地。汉口蛇皮的产地一般是在华南、西南、广西、云南、湘西、神农架一带,在这些产地,森林覆盖面积较大,阳光被摭掩较多,形成一种光线不充足的生活条件。在这个地区生长的乌梢蛇鳞片形成的保护色是黑色,而且光亮。而宁波蛇主要生长在浙江丘陵地带,这些地区没有什么森林,杂草丛木比较多,在这里生长的蛇保护色比较浅,而且偏绿,有杂色。”



                                                    整张的蟒皮


                                        把蟒皮裁成块


                                                     处理蟒皮











“乐器上用的乌梢蛇一般是3公斤,如果低于3公斤,鳞片就显的小一些了。蛇皮的长度是一米五左右,直径大约是5公分。蛇皮用在乐器上的部位是从蛇的肛孔向上到蛇的二分之一处为最好,而从肛孔往上5-6块做京胡合适,再往上4-5块做京二胡合适。”







说到这儿,王科长向笔者解释为什么蛇皮从二分之一处往下用在乐器上为好,这是与蛇的摄食特性有关,蛇可以吞食比自己头大几倍的食物,蛇口可张大至130度其下颌以韧带相连可以左右展开,蛇的消化力很强,在较短时间吞入食物到胃里,这样就造成蛇的上半段皮肤张驰过多,弹性及厚度都较下半部小。所以一般乐器用料都不用上半段。

乐器上京胡主要是用公蛇的皮蒙制而成。王科长又向笔者透露了他的“专利”,如何从蛇皮上区别是公蛇还是母蛇。他说:“我的本职工作是买材料保证供应,但我有一种凡事问个究竟的习惯,所以我在工作中一定深入到采购区去了解情况,在70年代的时候,我到长沙采购站,亲自与当地有经验的人,通过亲自观看活蛇来分辨公母蛇。经过实践研究,公蛇皮的鳞片棱形排列是规则的,一片对着一片,而母蛇的鳞片排列不规则,有盖鳞,而且鳞上有毛刺。一块好的蛇皮,它的标准应当是鳞片大,排列规则,黑白分明。”

王科长接着详细向笔者介绍了蛇皮的采集过程。他说:“在80年代,计划经济时期的蛇皮采购主要是通过长沙外贸食品站。这个食品站的工作是以蛇出口为主,一次出口到日本的蛇就达80吨。蛇皮的质量大概分为五级,最好的蛇皮当然先由乐器厂来选。选蛇皮的时间一般是在每年的秋天,这是因为蛇在进入冬眠前,都要吃饱喝足,这时的蛇是最肥的。而蛇的收购站是如何收到蛇的呢?在计划经时期,是由当时的农村信用社,农副产品收购站向农民统一收购的。每年收蛇的季节一到,收购站向山民贴出布告,将所需要的品种、规格大小写清楚,山民按规定时间上交蛇,交蛇可以换回钱来,也可以换回油盐酱醋。而交的蛇必须是活的,如果是死蛇皮,腐烂变质以后,乐器是无法用的。”

85年以后,计划经济变为市场经济,过去的长沙采购站早就没有了,而且蛇作为野生动物保护,收购蛇已经视为非法。现在乐器厂所使用蛇皮的采购方式完全转变为私人收购,蛇皮的价格也上涨的很多,从过去80年的3-5元一条皮子,涨到100-200元一条。

说完蛇以后,王科长开始向笔者介绍蟒在乐器上的应用。王科长说:蟒分为蟒蛇与蚺蛇两种,乐器上主要用的是亚洲蟒蛇中的黑尾蟒、金花蟒,生长在海南、两广、云南及福建的个别地区。乐器上多用黑尾蟒,在计划经济年代,乐器厂收购蟒皮主要通过广东、广西、云南三个外贸公司的野生皮革库。由国家分配给每个企业多少尺的指标。根据蟒皮的质量优劣也分有级别,广东是按甲乙丙丁分,云南是按一二三四级分。当时80年广东甲级皮每尺5.77元,乙级皮4.62元,丙级皮3.84元。蛇皮特级是20元一条,甲级12元一条,乙级6元一条,丙级2元一条,进口皮是7.8元一平方尺。当时一到采购季节北京、上海、苏州、天津四个厂就拿着指标去采购皮子了,北京民族乐器厂每年要从云南采购6000-7000平方尺,从广东采购7000平方尺。

80年代中期,中国进入市场经济,蟒蛇不再通过外贸收购,全部变成私人收购,再卖给乐器厂,到90年代,中国境内,蟒蛇基本绝迹,海南产的蟒蛇也非常少了。大量蟒皮是通过越南、缅甸等东南亚国家进口而来的。从蟒蛇皮的采购全部转为私人以后,以93年国务院2号文件《严禁捕杀野生动物》下发为分水岭,文件下发之前,在云南边境地区有许多公开叫卖蟒皮的。文件下发之后,采购蟒皮被视为非法,国家查的十分严,全部蟒皮交易都转入地下。从而形成了一条从境外到边境,转手到私人商贩,最后到乐器厂的通道。收购蟒皮的差使也变的异常艰辛。收购商贩每年要到边境去数次,一次收购少则三五条,多则几十条。在向内地运输时还要冒着被查禁的危险,上火车一旦被查就要被全部没收,罚款,甚至还要追究刑事责任。所以他们往往通过夹带的方式来从事运输。

 

 

乐器制作技师说蛇

 

 



为了进一步了解蟒蛇皮在乐器上是如何应用的,笔者特地拜访了北京著名乐器技师满瑞兴,请他深入地讲讲制作方面的情况。

满师傅今年已经64岁了,他从52年开始学艺,几十年的民族乐器制作生涯,使他精通各种民族弦乐器的制作。近年来他所制作的4把二胡曾被作为国礼送给克林顿。在他的家里,他十分高兴的接待了笔者。

满师傅说:“从70年代,我作为订活组的组长,长期与蒋凤之、王国童、周耀昆等二胡演奏家结合,搞过大量的二胡改革工作,对蟒皮的处理作过一些研究。首先,选皮是最主要的,一张好皮子的要求是有光泽,皮子没有皱折、颜色鲜艳、黑黄白分明,关于鳞的大小现在有不同的观点,有人说鳞越大越好,我并不同意这种看法,比如苏州民族乐器一厂在62年获得了全国二胡制作比赛的第一名,那把琴的皮子就是小鳞,至今还放在他们厂的展室里。所以说,小鳞也能够做出好琴。”

“一条蟒皮大约在3-6米,最宽处约80公分。使用在乐器上,要根据蟒皮鳞的大小、皮子的厚皮而决定使用在什么乐器上,蟒皮和蛇皮使用不太一样,基本都要用上,利用率在80%左右。每个鳞的大小在5毫米左右的用于二胡,大一点用于中胡、低胡、三弦或者是手鼓等。小一点的鳞用在高胡上,靠尾部的鳞还可以用于四胡上。关于皮的质地,用行话说:脆板好一些,肉板就差一些。许多都是凭经验来感觉,要讲理论有时就说不上来。”

“在二胡蒙皮时,关键工序一是要把皮子泡透了,使其十分柔软,二是在蒙制时一定作到各方位受力均匀,张力适度,要把整张皮子都拉开了,要注意不要在阴天蒙制二胡。”

“蒙二胡或京胡皮时采取的张力,还要根据演奏对象而来定。如:京剧唱角嗓音偏高,用的京胡皮蒙的劲头就要足一些,反之就可以软一点,总之,拉弦乐器用在不同场合,独奏、伴奏、合奏所用二胡的蒙制方法都应当有所区别,这样才能满足不同演奏者的需要。”

 

 

2000年用去一万六千条蟒皮

 

据不完全统计,2000年全国一共生产了各种档次二胡25万把。高档二胡出材率低,低档二胡蟒皮利用率高,平均每一张蟒皮可以出15把二胡的话,那么在2000年一年中用去了一万六千张蟒皮,也就是一万六千条蟒呀!可是这些蟒皮据大多数企业的业内人士介绍,都不是去年收购的,而属企业的存货。现在各企业都很难收购到合适的皮子。主要原因是国家控制,二是价格上涨很高,不同档次的皮子价格都提高了50%。最贵的皮子达到2000多元。而且西方国家也在与我们争蟒皮,加拿大也到东南亚去买蟒皮,用作皮包、领带。一个民族乐器厂年生产数万把二胡,但去年仅购了几百条皮子,造成减产一万把二胡。还有的二胡生产厂,笔者问供应科长,如果蟒皮没有了怎么办,他说:“那只有关张了。”

关于今后蟒蛇既将灭绝的危险以及民族乐器面临材料耗尽的问题。有关专家都一致表达了共同的意愿。

张春光教授:“所有野生动物都是人类的朋友,蟒蛇也不例外,我们保护好环境,就是保护自身,这方面我们应当积极寻找替代品。”

王文生科长:“民族乐器制作业所需要的材料有许多都属被保护的范畴,蟒皮,象牙、紫檀木。现在中国国内已经基本没有蟒了,象牙也是人类把活生生的大象一枪打死,只取两支牙用,这种行为,是在破坏大自然,吃祖宗的遗产,现在我们只能走两条路,一是代用皮,二是人工饲养。”

满瑞兴师傅:“现在最大的矛盾是需要与资源的矛盾。目前我们国家由于政治经济形势特别好,对乐器的需求也特别大,国内二胡办培训班的特别多,许多地方都在提倡学习二胡,要求人人一把琴。可是蟒皮来来源越来越少。怎么办呢,一切要服从环保意识,人与动物要和平共处。我们一切要从代皮入手。50年代,北京民族乐器厂就开始搞试验了,据说东北哈尔滨一个人作了几百把代皮二胡,这些都是好的开端。”

笔者也认为,代皮的工作并不是一个不可愈越的鸿沟。比如:定音鼓皮原来都是用小牛皮制的,现在已经全部改为聚脂膜了,日本的三味线原来也都用猫皮作的,现在也改为代皮了。代皮的工作是否取得效果,关键是看能否投入力量认真地研究,坚持不懈努力,直到取得成效为止。

笔者采访了几家民族乐器厂,想了解一下代皮的进展状况,可结果好象都没有什么消息。大家都在为今后的蟒皮来源着急。

新世纪已经到来了,绿色环保是当今最时髦的话题,究竟民族乐器制造如何与绿色结合,那就让我们从解救蟒蛇,还它于自然入手吧。尽管我们前面的路很艰难,但人类基因的谜都打开了,区区代皮又何足挂齿呢!  (文/丰元凯,写于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