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音乐歌曲联盟

学葫芦丝这件事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最近拜黑河著名艺术家群众艺术馆隋馆长为师,学习葫芦丝,引来一片非议,普遍认为以本人低劣的音乐天赋,容易影响到隋老师的名声。

五音不全实乃天生,当年学校组织大合唱,勉为其难登台凑数,排练的时候把旋律简单的《保卫黄河》唱得九曲回环,而且以强大的感染力带动全班跑调,一曲终了,连担任指挥的音乐老师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大学是不是白上了。至于身边的同学,普遍反映有一种晕车的感觉,多年以后我坐车走卧牛湖山道,司机是个二愣子,全程急转弯、急刹车,我想当年带着大家唱《保卫黄河》应该就是这种感觉。

来到黑河以后,因为长于撰稿和摄影的关系,与文艺圈的朋友走得很近,结识了不少大师,其中一位著名录音师李某,在分析了我的音乐底子之后,举了一个很励志的例子:他的某个学生(或者是同学,时间太久记不清了),也是天生五音不全,通过刻苦练习,闻鸡起舞凿壁偷光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历尽十年苦功,终于可以去KTV唱歌了。故事虽然很励志,但仍然让我很绝望,终于打消了学习声乐的念头。

还有一位很牛的复合型人才,复姓欧阳,原来是个吹喇叭的,后来发现婚丧嫁娶都不吹吹打打了,就奇迹般地转型成为摄像师,我觉得刘翔一步都不会跨越这么远。除了摄像之外,此人还精通录音,满大街的打折广告多半都是他的声音,以至于他一开口说话,大家就能听到降价的味道。不管欧阳先生怎么改行,器乐都是老本行,不仅会管乐,而且会弦乐,他研究了我的跑调状况,最后得出结论:这种情况拉二胡都能拉跑调。

还有一位音乐老师,美女,就不指名道姓了,我曾经斥巨资请她吃饭,就为了能在KTV里唱一首歌,要求真的不太高,还记得当时是在刘记吃的烤鸭,美女老师吃得满嘴流油,对教唱歌这件事自然是满口答应。第二天是星期天,她带我去了一家很有名的KTV,一个小时以后,她请我去了信誉海鲜,就是现在改名叫宽心园的那家饭店,美女老师说:李哥你随便点,只要以后不让我教你唱歌就行。

不管励志的说法,还是不励志的说法,总之专业人士都对老李玩音乐这件事持否定态度,所以KTV这种地方几乎不去,据说某些KTV里很乱,陪唱的不仅陪着唱歌,只要给钱还有更优质的服务,这个事从未体验过,所以说“乐盲”从某种程度上也成就了我的洁身自好。

隋老师收我为徒,是冒着巨大风险的,为了这种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也为了不败坏隋老师的名声,我拉着旭哥一起学。旭哥是黑河名妓,不对,是名记。我说古时候的名妓都得色艺俱佳,你不会乐器怎么行啊?他觉得很有道理,就成了我的大师兄。

旭哥姓孙,根据家谱记载,祖上出过一个很有名人物,公元前578六月初一,出生于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这位先祖会玩棒子,在国内外都很有名,韩国人一直说是他们的祖先,这事郭德纲先生研究过。

我和大师兄学了一节课,能结结巴巴吹《摇篮曲》,恰逢打扫卫生的阿姨进屋,惊恐万端地看着我们俩,拎着笤帚就跑了。通过这节课,检验了隋老师高尚的道德情操,居然不生气,难能可贵。我和大师兄觉得不能辜负隋老师的培养,必须努力学习,争取早日吹一段能把人哄睡着的《摇篮曲》,不再把人吓跑。

当天晚上,我在《老李说段子》中这样写道:尽管我们在人生的爬坡路上负重前行,但生活除了咬牙坚持、除了不屈不挠,也应该有最美好的希冀、最真诚的期待。我和大师兄学音乐没有可以表演的舞台,限于资质也不求精深,生活态度而已。其实每个人的生命中都应该有音乐相随,否则并不完整。

百余人点赞留言,中俄友协某位领导在段子后面评论说:加油吧,等中俄老年交流时我给你们舞台。

我的一位长辈也觉得除了工作那点破事,人更需要懂得生活。最近我正在相应党中央的号召,对自己的供给侧和需求侧进行结构性调整,让生活节奏放缓,开始健身,开始读书,开始学音乐,开始没有商业目的的摄影和撰稿,对了,还在学游泳,游泳和音乐一样,都曾被人断言肯定学不会。曾有六任教练放弃教学,最近新请了一个游泳教练,技术不咋地,而且脾气不太好,动作不标准就在水下踢人,或许只有这样我才能学会。关于学游泳的故事,有时间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生活的精彩是什么?不就是苟且之余的诗和远方吗!在整理旧物的时候突然发现一张好多年前的老照片,在那些已经遥远的青葱岁月,我还不是老李,也曾背着一把吉他,仗剑天涯。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