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音乐歌曲联盟

如果我真的去往另一个世界,我的父母怎么办?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全文共5568字,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西南医科大学(原泸州医学院)医学系七七级校友黄邦义2018年回母校参加校友活动深有感触,写下这篇文章,希望用自己的亲身经历鼓励广大学子 。


我现在这个年龄已是退休老年人了,没什么可隐瞒、放不下的,班上同学曾经对我那么好,我一辈子都感激大家。


在文章中我完全真实地写出自己的过去和现在的情况,如果当今社会有那些受到挫折后悲现厌世的人能看到我的文章受到警世教育而努力走出困境改変自己,就算我做了一点好事。希望别人能吸取我的教训,减少悲剧的发生。


重回医大


四十周年泸医同学聚会,我回到了泸州,重返了校园。看着泸医的变化,只能用今非昔比来形容吧。过去只有两个系的泸州医学院已发展为综合实力强大的川内重点医科大学(更名为西南医科大学),校园宽大开阔,环境优美。


我走进学校体育场的乒乓球馆,与年轻的乒乓球高手交流比赛球技,接连战胜5名对手。小学弟们说我宝刀不老,都称赞我是高手。看到这些青春阳光的小学弟,我这个昔日沪医的乒乓球队队长不胜感慨,曾经的伤痛又勾起了我的回忆,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顿时又涌入脑海,我的双眼湿润了……



大学时


四十年前,20岁的我考入泸州医学院,开始了大学校园生活。入学第一年我就获得学院乒乓球赛单打冠军,被选进校队,担仼队长。我边学习边打球,有时会代表学校出去比赛。但在读大学二年级下期不久,一个意外事件使我从天上跌到地下,紧接着灾难降临于我。


由于自己不能正确处理问题,意志薄弱,经受不起挫折,竟走上了轻生自杀的道路。我选择了自认为死得快的触电自杀方式,结果受尽了精神和肉体折磨,一场悲剧就在我身上开始了。



1979年10月6日那天深夜,背着沉重思想包袱的我独自离开学校,来到校外一个变压器电桩下。我望着夜晚的星空,仿佛末日已到,这世界已不属于自已。于是,我爬上了变压器电桩,没有考虑,左手猛抓电线,顿觉一阵‘轰鸣’。感觉到身体在电场中剧烈震颤,我大声惨叫,痛苦万分。不知过了多久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被高压线强大的电流击倒在电桩下的地上。我报着既然已走向了鬼门关,就不退缩的信念。从地上翻身起来,再次爬上电桩抓电线,又是一阵‘轰鸣’,一声惨叫,我的身体在电场的震颤中垂死挣扎,仿佛不愿离开生的领地。后来我渐渐地失去了知觉。不知何时,又醒了过来。身体已挂在电线上,动弹不得,高压线自动断了电。这时,电桩下围了很多人,看见我痛苦地呻呤,都在说:“你这么年轻,有啥事想不开,划不来啊”。



闻讯赶来的泸医保卫科长和其他人搬来梯子将我从电桩上慢慢抬下来,紧急送往泸医附属医院。经过医生极力抢救,我总算捡回一条命。当晚,班上同学轮流守护我。第二天,我父亲被学校通知从成都赶来,看到躺在病床上一身伤痕的我,痛哭流泪,说不出话来。同学们去上课了,父亲留下陪护我。我母亲因我出事心里焦急又被车撞伤进了医院。我给家庭造成了多么大的灾难啊!


我的伤情诊断为:电击伤,第一、二颈椎骨折,胸骨骨折,第五右肋骨骨折,双大腿、左肩重度烧伤,左手掌部重度烧伤。我住院期间,忍受了痛苦不堪的治疗。身体多处骨折只能平卧床上,不能翻身,睡着大小便,吃饭靠人喂,每次伤口换药感觉撕心裂肺的疼痛。被电击伤的左手更是惨不忍睹,掌心、手指烧焦,卷曲变形,如果发生感染就可能被截除。我不感想象失去一只手的我今后怎样面对社会、怎样生活。



幸运的是医生高超的技术、强有力的治疗措施控制住了我的病情。经过两个月的艰难治疗,我的烧伤创口做了植皮覆盖愈合,只有左肩还有一点伤口很难愈合,需较长时间换药。发生的骨折因没有错位自然愈合。险些被踞掉的左手做了手术也总算保住了,但留下了残疾,疤痕挛缩成了爪手,医生说需半年后作整形手术矫正。


我的伤势慢慢好转,逐渐开始下床行走。医生让我出院回学校卫生科继续康复治疗。于是,我又回到了学校学生宿舍。我父亲因要上班需返回成都,不能再照顾我。当我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时,第一次感到了生命的可贵。当我在病床上读着母亲从家里来信请求医生一定救活她的儿子时,忍不住失声痛哭。我对不起父母,还未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就这样无情地去寻短见,虽然自已解脱了,却又把痛苦转嫁给活着的亲人。由于我的过失使家庭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自已还得遭受伤痛的折磨。



我已不能上课了,每天要去卫生科作康复治疗。我的左手失去了功能,生活十分不便,睡觉起床靠同学帮忙,衣服请别人帮忙洗。学校领导见我耽误了那么多课程,要我留级。我的心在流血,痛苦极了!我曾经是学校乒乓球冠军,还在医学系乐队拉二胡,书法也参加学校展览,现却落到这种地步。这能怨谁?我自已种下的苦果只能自已吞。同学们都上课去了,我独自坐在寝室发呆,后又趴在桌上痛哭,我一个自杀未遂的人,一个伤痛残疾的人,不知有多少人在背后议论我,我活着有什么用,真不如死了好,触电死不了就去跳河来得快。


我走出了寝室,突然双眼又出现了父母亲悲哀痛苦的面容,我死了他们怎么办呢?他们厂里人、周围邻居会怎样看呢?他们会遭受更大的痛苦、更大的不幸啊!我能这样不孝、这样残忍吗?我又返回了寝室。班上一个同学上课回来见我情绪不好,就开导我说:“你不要太悲观,只要加強功能锻炼,今后动手术手会好的。”同学们并没有因为我自杀过就看不起我,相反,总是给我关心和帮助。有的同学见我手不方便就帮我洗衣服。一个寝室的同学都是每天轮流去打开水大家喝,因我手受伤,就不让我打开水。有的同学还帮我去食堂打饭。学校领导考虑到我受伤后家庭经济困难,就给我每个月定期发生活补助费,使我能增加伙食营养,有利伤病恢复。所有这些,使我深受感动。



我悔恨当初的轻生行为,也开始醒悟了,一个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对亲友的责任,对家庭负责,即使受到再大的痛苦都要挺住,正如鲁迅先生所说:“伟大的心胸,应该表现出这样的气概一一用笑脸来迎接悲惨的厄运,用百倍的勇气来应付一切的不幸”。


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要把自已的伤治好,要把耽误的学习课程补上,赶上学习进度,决不留级。班上同学也鼓励我振作起来,遇到困难,他们会帮助我。从此,我开始了边治病边自学的道路。



每天上午,同学们去教室上课,我就去学校卫生科。我先去外科处理左肩部尚未愈合大约还有1公分面积大的伤口。那是天气寒冷的七九年十二月冬季,因还没有空调,也无电暖器,王医生怕我受凉,每天先搭好炭火炉提高室温,再给我换药。她轻轻揭开我的伤口纱布,伃细消毒后重新给我换上新的药沙布,这样减轻了我的疼痛。她还时常关心帮助我,教育我正确对待人生,不要悲观,要振作起来,努力跟上学习进度。花了一个多月时间,王医生终于将我这顽固难愈的伤口治好了。我非常感激她,我毕业参加工作后多少年来一直想念她,脑海里时常浮现出她那慈祥的面容。她有恩于我,我却无缘报答。她当时40多岁,现肯定早已退休。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祝愿她晚年幸福。



我每天换完药后,还得去理疗室。理疗室医生对我同样好,每天给我的左手,双腿瘢痕作理疗,减轻其挛缩程度,有利于以后的功能恢复。在理疗室每天两个多小时,从七九年十二月持续到八一年一月用了一年多时间。其间的八零年六月和八一年六月我又两次到泸医附院烧伤整型科住院作左手的矫正手术,八一年十二月毕业前又再次去沪医附院花了一个多小时做最后一次左手的小修补术。这样,我的左手终于矫正了畸型,功能也逐渐恢复了。在学校卫生科一年多的治疗中,我深深感受到了老师们对我的关爱和帮助。我也真正体验到了人世间的温喛。由于我是学生,没有收入,卫生科给我全免了费,甚至我每次去泸医附院做手术都是卫生科老师给我开记帐单去,不交钱,最后由卫生科结帐。


多少年来,我心里总有一种愧疚感,觉得对不起学校,自己的过失花了学校那么多医药费。我起初重伤出院回学生宿舍时,睡觉起床翻身靠别人帮忙,后来不久也能自理了,但左手尚未恢复功能,洗不了衣服,不能总麻烦同学,就在校外找了一位大娘帮忙洗。她见我是医学院的大学生,手上又受这么重的伤,就收我很少的钱,每周给我洗一次衣服,一个月只花一两块钱。我就解决了这一生活难题。



每天上午去卫生科疗伤,下午我还得抓紧学习。由于我重伤住院出来两个多月没上课,已很不适应。我上教室听老师讲课,注意力集中不起来,身上的伤痕也痒得发慌,学习效果很差。晚上,同学们都上教室去自习,我怕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就独自坐在床上看书,看了一会儿,我又想到自己所发生的事,心里难受,就走出宿舍,到空无一人的学校操场散步。我背靠一棵树下,眼里噙着泪花。我已缺考了几门课,得补考,还要学新的课程。我每天治伤要耽误半天,时间这么紧,能跟上吗?我痛苦万分,我在这无人的地方大声哭泣!


哭够了,想起了远在家乡的母亲。从小,她就那么疼爱我,什么事都将就我。我读小学、中学都是学习尖子,是母亲单位上众多子女中唯一考上本科大学的人,别人都说她有福气。她盼望我完成学业,回到成都,回到她身边。可我竟犯如此大错,完全不顾亲人的感受,去轻生自杀,我太对不起养育自已的亲人!我又想到了班上同学对我的照顾,想到了卫生科老师对我的关爱。没有人歧视我,是我不能正确对待人生。一个人虽然身处逆境,但只要意志坚强,就没有迈不过的坎。



我真正觉醒了,发誓一定要赶上学习进度,一定要和同学们一起毕业。我决定换一个环境读书。每天下午,我不再上教室,背着装有课本的书包到学校外不远的市中心文化宫图书馆去学习,这里清静,没有人认识我,我的心情也好得多,能安心看书,看累了,可以去翻阅下书刋画报换个脑休息。书能疗愈人的精神创伤。我在这里收到了很好的学习效果。


我因伤耽误需要补考科目的任课老师看到我严重变形的左手,同情关照我,把我叫到办公室单独补习重点内容嘱咐我牢记,考试也出这些题放我过关。我真是感激不尽!我耽误补考的科目过了后,学校领导看我不愿意就没再要求我留级。为了跟上学习进度,我经常看班上同学记的上课笔记,找出重点,记在我的书本上,一一背下。



我每天下午在校外读书学习,看书累了,有时去市中心街上转一下。在喧闹的城市中漫步,让我忘却了精神上的创伤和肉体上的痛苦。一天,我转街口喝走到一间茶铺,看见里面茶客不少,有的听人讲评书,有的几个凑在一起摆龙门阵,也有的独自喝茶闭目养神,真是市井百象。我第一次走进茶铺,找了个位子坐下,茶主过来收了我5分钱,给我泡了一碗茶。我有学习任务,不能白耍,于是拿出教科书,边喝茶、边看书。看书久了,就休息一下,听几句评书,也听其他茶客天南海北的讲社会新闻以及他们的见解。在茶铺看书,闹中取静,学习效果还好,又能喝到淳香味好的茶,我觉得比图书馆安逸。于是,我将学习阵地转移到这间茶铺。从大学二年级下期到大学三年级结束的一年多时间,我每天都来这间茶铺看书学习,消费也不贵,一个月块多钱。茶铺,就象一个社会大课堂,我在这里听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事,增长了不少社会见识。


因我有学校发的每月生活补助和家里寄来的钱,看病吃药全免费,所以经济还比较宽松,每天在茶铺看书时间很长,晚上就上馆子吃营养歺,比学校食堂好多了。还经常进电影院看电影。也进剧场,川戏、京戏、话剧、歌舞,什么演出我都看。我开始忘记了自已身上的伤痛,苦中有乐,日子过得滋润起来。



我晚上9点过回学校,10点过后熄灯睡觉,从不熬夜。虽然一年多时间没去教室上课,但每次学科考试我都参加,并且一次性通过。我就这样带病自学,完成了大二下期至大三全年的学业,和班上同学同步学完医学理论课程,进入大四的临床实习。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身体也在逐渐恢复健康。我在大四做实习医生时,已结束了在卫生科的康复治疗,中途只因做左手整形矫正的第二次手术耽误了一个多星期,后来我的左手恢复了绝大部份功能。大四结束后,我参加毕业两门医学主科考试,顺利通过,拿到了毕业证。学校将我照顾性地分配回了成都。


如今生活


我去了一个区级基层医院工作,很快就结婚安家,顺了母亲的心愿。后来我母亲一直帮我带大女儿。我在工作单位上成为业务骨干,没发生过医疗差错事故,到退休业务晋升达到全区最高级别的副主任医师。还在《健康报》上发表了两篇老百姓容易理解有价值的医学科普文章,开创了区级卫生系统从没有人在权威报纸上发表医学文章的先例,受到了奖励。我受过伤的左手功能也越来越恢复得好。参加工作不久,我又重拾业余爱好,开始拉二胡,成了单位文艺骨干,经常代表单位参加演出。



我还重新打乒乓球锻炼身体,球技不断提高,参加比赛取得惊人成绩,先后夺得区级市级卫生系统乒乓球赛冠军,夺得省、市、区乒乓球比赛多项冠军。还在四年一届拥有专业退役运动员参加的成都市全运会乒乓球赛中接连三届获得名次,打进单打前六名(分别获得第2、第4、第6名)。被市体校、乒乓学校请去当教练带学生,更是陪练出了世界冠军、全国冠军、省市冠军,省市中小学冠军,全国小学生冠军等体育人才。我被体育局授予国家二级运动员和乒乓球中级教练称号,颁发了资格证书。


成都日报、四川日报、体育杂志《乒乓世界》先后登出过我获得冠军的新闻报道,成都电视台体育频道邀请我去做节目,评论国际乒乓球比赛。我创造了成都体育界少有的成绩,享有很高的名气,很多学生家长都找我当乒乓球教练。以至刚满60岁退休就被一家知名体校聘去任教。我的单位要返聘我回去继续从医,让我婉言谢绝了。我想换一个环境,还是愿搞自已喜爱的乒乓球事业。

 


往事不堪回首,我的大学充满了辛酸,艰难曲折。当我悲观厌世,试图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时,就未曾想到会有今天的成就。上帝的恩赐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我遭受人生最大的苦难时,我的老师和同学给予了极大的关爱和帮助,学校的医生为我治愈了伤病。我从内心深处永远感激大家!过去的一切已成了抹不掉的历史,我挺过了人生最艰难的时刻,更加懂得了人生的价值。


我深切地体会到:生活岂止是醇香的酒,生活岂止是甜美的蜜,生活也不只是苦味的果,生活也不尽是含泪的云。生活就是生活,酸、甜、苦、辣、喜、怒、哀、乐,应有尽有。一个人今天遇到了挫折和不幸,安能断定日后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途?



图片:Focus工作室 可达鸭

编辑:Focus工作室 可达鸭



举报 | 1楼 回复